天下阅读 > 资讯 >
选择字号: 手机阅读 加入书签 全屏阅读取消全屏

古林白描日志

                                   
《古林白描日志》吴湘云 著,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本书简介——

 

   《古林白描日志》是画家吴湘云为春天写生花卉而写的日记,她把这些文字取名为《古林白描日志》。这些文字,像她的纸上白描一样,鲜活、灵动。读吴湘云的这些文字,不由得联想到美国作家梭罗的作品:“在烟尘与汽油味齐飞的大街,目送蒲公英的银色小伞悠悠飘散,就会对种子及其母亲——大自然产生敬爱之情。”

   2007年的早春时节,乍暖还寒,吴湘云每天去古林公园写生,对着花草在纸上勾线布局,笔在画纸上游走,心思却极安宁,于是,周遭的声音就不绝于耳了。吴湘云在写生花草的过程中,更深入地懂得了写生的意义:如果不能亲历自然,走近花草,就不能领会花草的神韵。此后,去古林公园写生,成为湘云春天的必修功课。

   吴湘云用线条,仔仔细细地把春天的花草画了一遍,越画越觉得被纷繁的意象所充满,越画越对花草树木以及周遭的万物满怀爱意,而这些感觉,纸上白描已经承载不下了,于是,她想到了,用文字把声音、气味、颜色链接起来。吴湘云的白描日志,篇幅简短,却无所不详;文字朴实,却趣味盎然;字里行间,满溢着湘云对人间草木的拳拳爱意。

   吴湘云的白描日志,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在湘云盎然的描述里,可以读到她纯粹的心性,灵动的感觉,更有她对自然万物的眷顾和关爱。

 

作者简介——

 

  吴湘云,1958年生于江苏宜兴,1984年结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现受聘于南京书画院。出版有《花姿色——吴湘云花鸟画作品集》、《大器丛书:吴湘云》等。

 

  

书评——

 

植物是一本静默而玄妙的书,只有最忠诚的阅读者,才能发现它的文字、它的故事,以及它的忧伤和喜悦。毫无疑问,吴湘云是这样一位忠诚的阅读者,不仅忠诚,而且细致,而且深入,而且对这部植物之收充满爱意。她所有的文字与绘画,都可以视为一份独特的读后感,不求包罗万象,却直抵花草树木的内心,勾勒了花朵与树枝所感受的春夏秋冬。

                                                             ——苏童

 

   

   

   天高云淡,清风徐徐,在青草绿树间穿梭,在水色花香里驻留,不免令人心驰神往。人们喜欢把瓦尔登湖当作一种象征,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其实,一切称之为境界的东西,隐藏在我们心底某处,只待自己挖掘。湘云画画写作,日复一日,兴趣盎然,不过是热爱二字。一段有感而发的文字,一幅怡然自得的画作,自我得以完善,又愉悦了青睐她文字和画作的人们,何其快哉。一位古人说,世界是世界的世界。是的,我们改变不了世界,但是,有智慧的人能够做到,世界也改变不了我们。湘云按她所愿画画写作,淡看潮流时势,内心充满自由的光——有了这样的光,她行走自如,眼前一片坦途。

                                                        ——李小山

   

 

    每个春天,吴湘云去古林公园写生。画家吴湘云像梭罗一样,把自然界那些植物花草当做心意相通的老友,定期去相会。她画着眼前的草木,感受着周遭的一切:鸟儿在欢叫,园丁在工作,花瓣在脚边飘零,远处飘过笛声,孩子跳进画面……鸟儿,笛声,园丁,花瓣,孩子,便都是春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那笔下的草木,定然是染尽春色了。

吴湘云的白描日志,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在湘云盎然的描述里,可以读到她纯粹的心性,灵动的感觉,更有她对自然万物的眷顾和关爱。

                                                       ——钱晓征

    

 

 

001 序 行云流水,绘事后素/段炼

2008年白描日志

002 重返造化的真实

006 细雨滴落的小鸟叫声

010 跌落墨碟的小虫

014 过山车的蚂蚁

016 萝卜丝饼的“在河之洲”

018 大风中飞不远的“蝴蝶”

022 杜鹃叫了杜鹃开了

026 开在城市天际线的百合

027 华彩的声音即将响起

030 你盏满他盏也满

032 盛开的时候很漂亮

034 鹅掌开花了

035 蒲像蜡烛的火苗

039 “小白杨”和变色的花

040 守着圆心的纷繁花瓣

044 芍药赛牡丹

047 芍药园的青蛙对唱

048 青梅和竹马

050 荼蘼荼蘼 酴醾花开

052 蒙古长调和金银花

054 当三角枫种子螺旋桨般地飞下

056 鸟叫得这般地静

058 薇,且听下回分解

2009年白描日志

060 在时光里的笔画

063 云掉在了天上

065 小愚“神童”

065 花儿、蜜蜂和骗子

068 春雷、木兰纲、哈哈镜

070 野菜、樱花和水上踏波

072 青草、海棠和墨水心

074 垂丝海棠和差点错过了桃花

076 二月兰、水杉树和园丁

078 雨牡丹、蜗牛和落桐花

080 紫藤和“女水”“男水”

2011年白描日志

084 对梭罗的误解及蒲公英的承担

087 当咖啡放错了盐

090 结香边的时间

093 遥派”的衣袍

095 当烧饼没了芝麻

097 笑弯了腰的玉兰

098 桃之夭夭,春华秋实

103 “知行合一”这个把柄

108 当“荷包”鼓起来

111 牡丹亭和奇遇、奇士

115 抬头仰望树的新绿

116 古林古心之律宗

119 觉路、觉世和传世

121 柞浆草和芍药园的芍药

122 芍药芍药,你疯了

126 还是芍药

127 如伞的梅子树

128 如林的车前草

131 江南俳句——四季

173 后记 白描日志: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钱晓征

 

 行云流水,绘事后素

段炼

 

金陵自古出才女。吴湘云以白描及画语录相示,淡极,雅极,平易至极,让人想到孔子之言:绘事后素。

两千五百年前的某一天,孔子与门徒子夏外出散步,一阵轻风吹过,学生似有所闻,并有所感,便向孔子问诗:巧笑倩兮,美目盼,素以为绚兮,何谓也?老师答:绘事后素。在我看来,这段对话,可以用来谈论吴湘云最近的白描,谈论其淡雅平易。

一千多年后,白居易悟到了那阵轻风吹出的历史,遂写下名句“六宫粉无颜色”,无意中为孔子师徒的对话作了注,也在无意中为后世白描预作了铺垫。不料,孔子师徒的一问一答,后来成为一桩哲学和美学公案,宋代大儒朱给卷了进去,清代学人对朱的解说不以为然,使得白描有失理之

观赏吴湘云的绘画,其彩绘虽幻想离奇,但白描却更为雅致,的确应了圣人言。

其时,子夏就像那个面对口含金莲花的僧人,先顿悟无语,再思而后问:礼后乎?孔子闻之,甚为高兴,喜欢这学生的悟性,笑答: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

这师生问答,机重重,若听者有意,便可将白描之理,溯至朱和白居易。

吴湘云的白描简约晓畅,就几笔树枝,几片疏叶,几瓣花朵,既无背景,也无前景,凭空飘浮,有如庄子遥游,在转折顿挫、轻重缓急之间,如行云流水,尺天涯,不受时空约束,却又如此专一倾情,恰似摄影的聚焦所在,不仅有绘事后素之功,也有青牛出关之意,更兼境之空灵和清逸。

清代腐儒不满朱之注,今人则取巧,以白话译文代之,回避作注。但是,若向西方人言及中国历史上的首句画论,翻译与阐释便难解难分。当年林语堂到了美国,向西方世界介绍中国文化,以英文著述,其中有译文集《中国艺术理论》,1967年在纽约出版。此书开篇即是孔子“绘事后素”,译作powder applied last。此译若再转译回汉语,便是“最后施粉”,看似与原文相去甚远,却也应了白居易。

吴湘云的白描起于素宣,以墨线勾之,恰如孔子言语。林语堂大概知其译文会造成误读,便解释说:孔子之粉为白色,称素,故有后素一语。不过,他仍像宋人和清人那般,难免释义之惑,不得已,乃作英文注:In the poem,the su (white powder) refers to the ladys make-up(hsien),似可译作:诗经数行,其“素”乃淑女之粉,所谓“”是也。若采林语堂之注,那么吴湘云往日的彩绘,便可解

为白描的前奏,而今日的白描则是彩绘的演进,所谓“删繁就简三秋树”,英文称less is more,可释孔子意。

中国美术理论,自始第一句以“绘事后素”开篇,为白描的形式语言奠定了意蕴简约的基调,使道两家能在后来的两千五百年中与儒家相伴而行,其间虽时有过招,但每每相辅相成。吴湘云的白描,有画语录相随,记其绘画所悟:云掉在了天上,松尾芭蕉来了,“故池塘,青蛙跃入,水声响”,惊动薇。

吴湘云的画与文,皆行云流水,来去无踪,让我念及唐代诗僧寒山的意: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这意,透露白描之美,其境界,但闻子:绘事后素。

2011年岁末,写于蒙特利尔

【段炼 加拿大康科迪亚大学教授,从事现代艺术理论和艺术史的研究】

 

后记 白描日志: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

 

钱晓征

 

读吴湘云写花草的文字,心中会油然生出无限喜悦。

《古林白描日志》起于2007年,是吴湘云春天写生花的日记。这些文字,像她的纸上白描一样,鲜活,灵动。读吴湘云的文字,看吴湘云的白描,不由得联想到美国作家梭罗的作品:“在烟尘与汽油味齐飞的大街,目送蒲公英的银色小伞悠悠飘散,就会对种子及其母亲—大自然—产生敬爱之情。”画家吴湘云,像梭罗一样,把自然界那些植物花草当做心意相通的老友,定期去相会。

早春时节,乍暖还寒,吴湘云去古林公园写生,对着花草在纸上构线布局,笔在画纸上游走,心思却极安宁,于是,周遭的声音就不绝于耳了。“每一天,总能听见树上各种小鸟在交谈,它们真的是在交谈,我能在它们变化起伏的叫声里听得出;有一天,一个南艺学生在吹笛子,笛声飘过来,感觉空气是有质感的,是磁的,很脆很亮;记得有一次我正聚精凝神地在画牡丹时,突然几只青蛙齐声大叫起来,像有谁指挥一样,好玩死了。”湘云常惊叹大自然造物的鬼斧神功,那些花的颜色,如何能造得出来呢?有一段时间去画玉兰花,玉兰花盛开的时候蓬勃然,像雪一样,过几天,再去画,见大瓣大瓣的花瓣,散落一地,园丁过来打扫,花瓣居然装了满满一车子。“你能想象我当时的震撼么,它给我一种非常极致的刺激。让自然穿过我重返自然。”吴湘云在写生花草的过程中,更深入地懂得了写生的意义:如果不能亲历自然,走近花草,就不能领会花草的神韵。因此去古林公园写生,成为湘云春天的必修课。

写生是一个画家必做的功课。写生可以把技法练到心手合一,做不到心手合一,想画的感觉就不能完美表达,那么,画出来的画面也就达不到自己想要的高度。连续几个春天,吴湘云画了厚厚的3本册页,灵动的线条,让红在纸上定格。“这叫琼花,这是一些不知名的小草,我当时画了很多小草,经常被这种小草感动,非常感动,这是二月兰,非常漂亮。这是蒲,黄色的。这个花我叫不出名字,会变色,先是白色再变成粉色。这是芍药,比较富贵。这些老树干,会结出很多的果子,这是梅花,这是玉兰花,它确实就是开的这么漂亮。一个人坐在那里画,一整天一整天地画,有满满的幸福呢。”湘云用线条仔仔细细地把春天的花草画了一遍,越画感觉越是被纷繁的意象充满,越画越对花草树木以及周遭的万物满怀爱意。写生是白描,但是,春天的红,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无不触动着湘云的感觉,这些感觉,纸上白描已经承载不下了,于是,她便用文字把声音、气味、颜色链接起来。

吴湘云的白描日志,篇幅简短,却无所不详;文字朴实,却趣味然;字里行间,满溢着湘云对人间草木的拳拳爱意。有一次画牡丹,画着画着突然下起了大雨,湘云正准备收东西,雨滴哗地从伞上滑下来,把画画的墨冲散开来,那韵味,像昆曲里的牡丹亭。古林公园门口,有多年生的紫藤,早春时,紫藤缀满了紫色的花,很好看,花朵随着藤蔓像瀑布一样垂下来,湘云正用工笔双勾,梳理着缠绕不清的紫藤条蔓。这时,来了一队幼儿园的小朋友,看见湘云在画画,就对着湘云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哎呀,你在画花,我会写字呀。一个小女孩扎着小辫子,穿着紫颜色的花衣,对着湘云说,我爷爷会写书法。说着,小姑娘写了一个“水”字,一边写一边说:我写的这个水是女水,它穿的是高跟鞋。“水”字下面的顿,就一个高跟鞋啊。湘云问小姑娘:水,有女的,那也有男的水么?小女孩说:有啊,男的是戴帽子的。然后小女孩就写了一个隶书的 “水”,上面一拐像戴帽子一样。湘云被小女孩逗得笑,即刻,一群孩子涌过来,嚷嚷着要写,于是,湘云的勾线笔,被孩子们在石头上大肆挥洒弄得像扫帚一样。

古林公园的春天写生,坚持了几年,让吴湘云更加了解植物的构成,了解自然界。吴湘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是实实在在感受大自然,享受其中的快乐。”吴湘云不仅是在做写生这个功课,更是在感悟大自然,她画着眼前的草木,感受着周遭的一切:鸟儿在欢叫,园丁在工作,花瓣在脚边飘零,远处飘过笛声,孩子跳进画面…鸟儿,笛声,园丁,花瓣,孩子,便都是春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那笔下的草木,定然是染尽春色了。

吴湘云的白描日志,使人间草木尽有春香。在湘云然的描述里,可以读到她纯粹的心性,灵动的感觉,更有她对自然万物的眷顾和关爱。

 

【钱晓征 可一书店&可一画廊总经理】

分享到: 更多

点击返回首页

编辑推荐:

评论(条)
账 号:
无评论,不读书,您的评价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请在此输入您的评论内容
内 容:
 

经典美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