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幻 > 圣灵镇魂曲
当前位置:主页 > 奇幻 > 圣灵镇魂曲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四

 

所有的骑士包括拉海尔看着奥古斯多,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们不是来圣战,不是来救赎的。”奥古斯多静静的说道:“我们,是来打仗的。现在,想跟我来的,一起。如果没人,我一个人屠杀。”说着他催动战马,朝着那座单薄的小镇而去。
没有人动一步,拉海尔无奈,果然还是新兵,完全没有一点点的战争基调,还在畅想着小说中的骑士精神,他回过头去,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该去的,给我快去!”
那几个骑士显然被震慑到了。被拉海尔这么一喝,十多个人连忙骑着战马跟了上去。
站在离小镇只有一个冲锋的距离,奥古斯多停下了,然后抽出了骑士剑,他的眼睛迅速变得深红,夜空中显得格外的诡异,凭借着对黑暗的感知他扫视了整个村庄。没有埋伏,没有暗哨,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守卫,而且装备极差,甚至说不上是一个战士。
“听好了,我会先上去,在小镇的土墙上炸一个缺口,然后你们骑马冲进来四处放火制造混乱。你,还有你去门口守着,务必把整个小镇的人都杀死,不留下幸存者而产生不一要的麻烦。明白?”
“是。”有了刚刚的震慑,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于是奥古斯多上马,整个人紧紧的附在战马上。战马开始加速,毫不掩饰着夜空中的马蹄声。
当奥古斯多离土墙只有几百米的时候,墙上的斯伊兰终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一个个慌乱的发出警报,然后朝着他射了几支软弱无力的箭。果然是没有接受过战斗训练的精灵,连最引以为傲的弓箭都不像样。
奥古斯多眼神一凛,精神力开始锁定远处的一块墙壁,那块墙壁上的几个精灵瞬间感受到了空气变得异样的灼热,只是他们觉察到已经太晚了,在他们的脚下墙壁从内部爆炸开来。石块残混着骸朝着四周飞滚。奥古斯多一摆缰绳,胯下的战马带着他猛地跳起,恰好从那细小的缺口中跳了进去。
“砰!”随着他跳了进去,又是一阵猛烈的爆炸,这一次可不同于刚刚的小型爆炸。巨大的声势将整个后方的守卫尽数埋葬。巨响划破了天际的宁静,在深蓝的空气中划出了刺耳的涟漪,接着便传到了整个城镇。城镇开始慌乱,不多时空气中便满溢了哭喊声,然后各家一阵阵乒乒乓乓的声音,而城镇的警钟也开始了震荡。奥古斯多停马,冷冷的看着村子里集结的“军队”。
“是,圣教骑士团!”有一个稚嫩的精灵认出了奥古斯多的装束,惊恐的举起了武器。但是当他们看到只有一个骑士的时候,无数的稚嫩的战士朝着他冲了过来,
然而在同时,在奥古斯多的身后战马近乎疯狂的嘶吼声冲破了破损的墙壁,犹如钢铁洪流一般朝着惊恐的精灵冲了过去。
精灵们慌乱的拿起了精致的弓,朝着骑士就是一通射击,但是这么近距离,又能有多少伤害呢。骑士们一个冲锋,仿佛庞然大物一样冲进了精灵堆中,他们挥动着骑士刀,不多时鲜血如同霏霏淫雨一般而下。
精灵们被打散四处逃跑,曾经优雅的头颅被四处遗弃。
奥古斯多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而那些新来的骑士们则早已经在杀戮中迷失了自己。他们一个个点亮了火把,冲进了小镇上目所能及的房屋,疯狂的搜寻着里面活着的生命,然后再点着火焰,将点缀的非常精致的精灵小屋完全吞没在火舌中。
似乎,自己也应该做什么吧。奥古斯多抬起头,催动着战马,慢慢的来到了整个城镇最大的一间房间,下马,狠狠的一脚踹开了大门。随着那扇雕花的木门被毁坏,两个埋伏在门后的侍女瞬间从出现,她们举着匕首,朝着全副武装的奥古斯多刺了过来。只是,那样的武器,就是连他的铠甲都无法破除吧。他轻轻的一挥手,两道风刃便割裂了她们的喉咙。
“有侍女?难道有什么大人物吗?”他想着,大踏步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在许多无用的装饰下,里面的空间并没有如同外面那么巨大。他不紧不慢的慢慢的审视着整个房子,在确认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他抓住最后一个房间的把手,慢慢的打开。
这是一间装饰精致的房间。宁静,淡淡的芳香弥漫在空气中。这更加确定了,里面确实有一个大人物。
嚓。
重靴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无情的划破了宁静。
他抬起头,在他的面前则是一张大床,此时正被薄薄的帷幕所包裹,不知道躺在上面的是谁。他伸出手。
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的重手套上出现了一阵灼黑。
很无用的火焰魔法,连金属的温度都无法预热。他的手在空中呆立了一下,然后撩开了帷幕,犹如揭开了一个神秘的花园。
一个曼妙的精灵女孩,正举着一根精致的法杖,惊恐的看着这个全身披挂着铠甲的怪物。紫色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她的脸上则显现着病态的潮红,身体也因为坐着而摇摇欲坠。
病态,华丽。
他似乎想起了自己生下不久就死去的妹妹。母亲摇着这个婴儿的尸体是多么的美丽。不知不觉中,他便被这一幕的场景所迷住了。眼前的精灵女孩,似乎有着别样的诱惑力。
生病了吗?
奥古斯多伸出手,但是在精灵的法杖尖端却冒出了敌意的火花。没有伤害,却拒人千里之外。他收回手,然后嘴角微动:
DDon’t be afraid(请不要害怕。)”
听到了这句话,女孩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这个奥古斯多。
Come here.I bring you warm.you are safe with me(我将保护你,请安心的休息,我的领域是温暖的)
女孩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重病的她再也没有了力气,听到了熟悉的精灵语,以及毫无保障的承诺,她像是找到了慰藉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精灵公主?提着她的头颅,我可以拥有自己的一支部队了吧。”奥古斯多冷冷的看着这个女孩,缓缓的翻转了手中的剑。他能感受到,羞耻的血脉中流着的鲜血共鸣告诉他,眼前的女孩或许是整个精灵族最后的神圣,没有了她,精灵族的血统会崩溃,即使是赢得了战争,也不可能再崛起。
属于精灵王族的血脉,被希洛神加持过祝福的所谓的“神圣”。
他的剑芒上因为暗红的结痂而非常难看,散发着浓浓不散的血腥味,那是在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同类而凝聚而成的,无数的精灵的魂魄。他右肩一用力,剑狠狠的刺穿了厚厚的天鹅绒。
当奥古斯多抱着沉睡的精灵公主的身体慢慢的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小镇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十二个骑士一字排开,他们踏着已经不能辨认的尸体,全身沾染着鲜血。经历了血腥洗礼而冷静下来之后他们的眼神变得涣散而麻木,完全不敢相信这原本精致的小镇是在他们手上成为了地狱。
不过,奥古斯多知道,只要睡一觉,他们就会成为合格的战士。
他们看着奥古斯多怀中抱着的那个柔美的身体,总算在这扭曲的世界中有了一丝温存。
“你们合格了。现在,你们才能真正的代表着至高神的剑。”奥古斯多冷冷的看着这些骑士,在这小小的战斗中他竟然还看到了减员,他皱了皱眉:“谁能解释一下,和你们一起过来的战友是怎么死的?”
没有回答,不过奥古斯多心里知道。
他仰起头,淡淡的说着,像是在对骑士的告诫,但是却更像是对着自己诉说:
“和我从圣教骑士团出来的战友,一个在训练营中获得圣光之子称号的骑士,在第二次抢回圣城的那场战役中,他用自己的头颅砸开了城门。但是,他却在五天后的圣城大清洗中被一个精灵儿童杀死。”
奥古斯多别过头,空洞的天空让他忘记了时间,也模糊了记忆。“我记得他死前的一天,他跟我说,他在贫民窟中见到了一个小精灵,长的很像他女儿。于是,他拿着糖块过去,可是就在俯下身子的一刻。他却被突如其来的匕首杀死了,死了!你们参与战争,不是为了杀戮,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更早的结束战争!这才是对至高神的虔诚。明白吗?”
“明白!”齐声冷漠的回答。
他插好自己的骑士剑,跨上自己的战马,小心的将精灵公主靠在他的身上,她滚烫的躯体告诉他只要放任不管,就算自己不忍出手也会死亡,省的到时候手染鲜血。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催动了战马。
“怎么样?”拉海尔斜眼看了看他怀中的精灵。在冷冰冰的钢铁中,那样柔软的身影实在太明显了。
“全灭。任务完成。”他淡淡的说道,虽然拉海尔的眼光很明显,但是他还是懒得动动嘴为怀中的精灵作任何的辩解。
拉海尔点了点头,大喊道:“集合,回去!”
战马又一次被拉动。单调的马蹄声,在染满了杀戮之后又一次在寂静的大地上响起。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幽幽的在奥古斯多的耳边响起。
What if I also hiding a dagger?Augusts(可是,要是我的身上,也藏着一把匕首呢?)
奥古斯多的瞳孔微缩。
但是接下来精灵公主却更紧的抱住了他。
朝阳如血,照亮了整个清晨。淡淡的血腥瞬间笼罩了整个沙漠,远处战火的雾霭似乎又在慢慢的上升,像是为日出当点缀一般,一股萧瑟油然而起。那猎猎的寒风,又在为谁而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