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韩非子 八奸第九
【原文】
凡人臣之所道① 成奸者有八术:一曰同床。何谓同床?曰:贵夫人,爱孺子② ,便僻③ 好色,此人主之所惑也。托于燕处之虞④ ,乘醉饱之时,而求其所欲,此必听之术也。为人臣者内事之以金玉,使惑其主,此之谓同床。二曰在旁。何谓在旁?曰:优笑⑤ 侏儒,左右近习,此人主未命而唯唯,未使而诺诺,先意承旨,观貌察色以先主心者也。此皆俱进俱退,皆应皆对,一辞同轨以移主心者也。为人臣者内事之以金玉玩好,外为之行不法,使之化其主,此之谓在旁。三曰父兄。何谓父兄?曰:侧室⑥ 公子,人主之所亲爱也,大臣廷吏,人主之所与度计也,此皆尽力毕⑦ 议,人主之所必听也。为人臣者事公子侧室以音声子女,收大臣廷吏以辞言,处约⑧ 言事,事成则进爵益禄,以劝其心使犯其主,此之谓父兄。四曰养殃。何谓养殃?曰:人主乐美宫室台池、好饰子女狗马以娱其心,此人主之殃也。为人臣者尽民力以美宫室台池,重赋敛以饰子女狗马,以娱其主而乱其心、从其所欲,而树私利其间,此谓养殃。五曰民萌⑨ 。何谓民萌?曰:为人臣者散公财以说民人,行小惠以取百姓,使朝廷市井皆劝誉己,以塞⑩ 其主而成其所欲,此之谓民萌。六曰流行。何谓流行?曰:人主者,固壅其言谈,希于听论议,易移以辩说。为人臣者求诸侯之辩士、养国中之能说者,使之以语其私,为巧文之言,流行之辞,示之以利势,惧之以患害,施属虚辞,以坏其主,此之谓流行。七曰威强。何谓威强?曰:君人者,以群臣百姓为威强者也。群臣百姓之所善则君善之,非群臣百姓之所善则君不善之。为人臣者,聚带剑之客、养必死之士以彰其威,明为己者必利,不为己者必死,以恐其群臣百姓而行其私,此之谓威强。八曰四方。何谓四方?曰:君人者,国小则事大国,兵弱则畏强兵,大国之所索,小国必听,强兵之所加,弱兵必服。为人臣者,重赋敛,尽府库,虚其国以事大国,而用其威求诱其君;甚者举兵以聚边境而制敛于内,薄者数内大使以震其君,使之恐惧,此之谓四方。凡此八者,人臣之所以道成奸,世主所以壅劫,失其所有也,不可不察焉。
 
【注释】
①道:由,从。
②孺子:指贵妾。
③便僻:谄媚逢迎。
④虞:通“娱”。
⑤优笑:即俳优,古代表演乐舞、杂戏的艺人。
⑥侧室:指君王的庶子,即嫡长子之外的其他儿子。
⑦毕:竭力。
⑧处约:根据约定。
⑨民萌:萌同“氓”,百姓。
⑩塞:蒙蔽。
虚辞:浮华不实的言辞。
四方:指四方诸侯。
制敛:制约。
 
【译文】
一般而言,人臣为奸作恶的办法有八种:第一种是同床。什么叫同床呢?指尊贵的夫人,宠爱的妻妾,谄媚逢迎与秀美的容颜,这都是容易让君主迷惑的。利用君主退朝闲居心情欢娱时,乘着君主酒醉饭饱时,索要她们想要的东西,这是必然会获得允许的。大臣用金玉宝物来贿赂她们,让她们迷惑君主,这种方法,就叫做同床。第二种是在旁。什么叫在旁呢?俳优侏儒,君主左右的随从亲信,这是一些君主还没说话就已恭敬地说着好好,君主还没有下令就已顺从地说着是是,在君主动念之前就能领会其心意,察言观色来揣摩君主的心思的人。他们是偕同进退、偕同应答,能够众口一词、步调一致地改变君主想法的人。大臣用金玉宝物来贿赂他们,在宫外替他们做违法的事情,让他们来慢慢地改变君主,这就叫做在旁。第三种是父兄。什么叫父兄呢?王室的庶公子,是君主亲近喜爱的人,朝廷的官吏重臣,是和君主一起商议国事的人,他们都是尽心尽力地向君主进言,君主是必然要听从的。大臣用女乐美色来贿赂庶公子,用赞美的语言来说服朝廷的重臣,让他们根据约定向君主建言,事情成功就能加官晋爵,增加俸禄,用这种方法来说服他们让他们来侵犯君主,这就叫做父兄。第四种是养殃。什么叫做养殃呢?君主喜欢华美的宫室台池,喜欢装饰美女狗马来让自己的心情愉快,这就是君主的祸患。大臣们竭尽民力来建造华美的宫室台池,加重赋税用来装饰美女狗马,用以讨君主的欢心,从而迷乱君主的心意、顺从君主的欲望,同时从中谋取私利,这就叫做养殃。第五种是民萌。什么叫做民萌呢?大臣散发国家的财物来取悦民众,施予一些小恩小惠来收揽百姓,让朝廷的官员和市井的百姓都称赞自己,用这种办法蒙蔽君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叫做民萌。第六种是流行。什么叫做流行呢?君主蔽于视听,很少听到各种议论,容易听从巧言劝说而改变想法。大臣于是寻求诸侯各国的辩士、豢养本国中能说会道的人,让他们替自己说好话,造作出动听的言辞、流行的议论,把天下的形势摆出来给君主看,用灾难祸害来吓唬君主,编排连缀浮华不实的言辞来败坏他的君主,这就叫做流行。第七种是威强。什么叫做威强呢?君主是因为有群臣百姓才成为威力强大的人。群臣百姓认为好的,君主就认为是好的,不是群臣百姓所喜欢的君主就不喜欢。做大臣的,聚集带剑的侠客,豢养勇于牺牲的武士来彰显他的势力,表明能为自己做事的人一定有利可图,不为自己做事则必死无疑,用这种方法来恐吓群臣百姓来谋取自己的利益,这就叫做威强。第八种是四方。什么叫做四方呢?作为一国之君,国家小就侍奉大国,兵力弱就害怕强大的军队,大国提出的要求,小国一定要听从;强大的军队压境,弱小的兵力是一定要屈服的。做大臣的,加重赋税的征收,用尽国家府库的积蓄,尽其国之所有来侍奉大国,又利用大国的威势要求来诱惑他的君主。严重的引来外国军队驻扎在边境上,以制约国君;稍轻的则多次接引外国使臣来威震君主,使之害怕,这就叫做四方。上述这八种情况,是大臣为奸作恶的办法,是君主被蒙蔽劫持,最终失掉君主的原因,是必须认真考察的。
 
【原文】
明君之于内也,娱其色而不行其谒① ,不使私请② 。其于左右也,使其身必责其言,不使益辞。其于父兄大臣也,听其言也必使以罚任于后③ ,不令妄举。其于观乐玩好也,必令之有所出,不使擅进擅退④ ,不使群臣虞其意。其于德施也,纵禁财⑤ ,发坟⑥ 仓,利于民者,必出于君,不使人臣私其德。其于说议也,称誉者所善,毁疵者所恶,必实其能、察其过,不使群臣相为语。其于勇力之士也,军旅之功无逾⑦ 赏,邑斗之勇无赦罪,不使群臣行私。其于诸侯之求索也,法则听之,不法则距之。所谓亡君者,非莫有其国也,而有之者,皆非己有也。令臣以外为制于内,则是君人者亡也,听大国为救亡也,而亡亟于不听,故不听。群臣知不听则不外诸侯,诸侯之不听,则不受之臣诬其君矣。
 
【注释】
①谒:请求。
②私请:为私事而请求进见。
③以罚任于后:任,作保。用刑罚来保证事情顺利进行。
④擅进擅退:指擅自进退于尽民力、重敛赋,即随意地增减劳役与赋税。
⑤禁财:国君库藏中的财物。
⑥坟:大。
⑦逾:越。
 
【译文】
英明的君主对于后宫的女子,只享受她们的美色而不答应她们的要求,禁止她们为私事而请见。对于左右的亲信近臣,指使他们做事并督责他们的言论,不让他们说多余的话。对于父兄大臣,听从他们的建议,一定要用刑罚来保证事情顺利进行,不让他们随意举事。对于游乐玩好所用之财,一定要让它们在法令中有所依据,不允许随意地增减劳役与赋税,不让群臣揣摩君主的心意。对于那些施恩行德之事,如散发国君府库中的财物,打开大粮仓赈济民众,这些有利于人民的事情,一定要用君主的名义,不能让大臣私自收揽民心。对于说辞议论,称赞他们所喜欢的人,毁谤他们所憎恶的人,君主一定要核实被称赞者是否有才能,考察被毁谤者是否有过错,不让群臣相互说好话。对于有勇力的人,在战场上建立功业要给予适当的赏赐,恃其勇力与人私斗则不宽赦其罪罚,不允许群臣谋求私利。对于诸侯他国的要求,符合法度就同意,不符合法度就拒绝它。所谓的亡国之君,不一定指丧失了他的国家,虽然他的国家还在,但政权已经都不是由自己所掌握了。现在大臣利用外力来挟制君主,这样君主就是亡国了。听从大国是为了救亡图存,可是听了之后比不听亡国还要快,所以就不听。群臣知道君主不听从大国,就不会私自与外国结交。君主连大国诸侯的要求都不听从,就不会受大臣的欺骗了。
 
【原文】
明主之为官职爵禄也,所以进贤材劝有功也。故曰:贤材者,处厚禄任大官;功大者,有尊爵受重赏。官贤者量其能,赋禄者称其功。是以贤者不诬能以事其主,有功者乐进其业,故事成功立。今则不然,不课① 贤不肖,不论有功劳,用诸侯之重,听左右之谒,父兄大臣上请爵禄于上,而下卖之以收财利及以树私党。故财利多者买官以为贵,有左右之交者请谒以成重。功劳之臣不论,官职之迁失谬。是以吏偷② 官而外交,弃③ 事而财亲。是以贤者懈怠而不劝,有功者隳④ 而简其业,此亡国之风也。
 
【注释】
①课:考查。
②偷:懈怠,怠惰。
③弃:违背。
④隳:通“惰”。
 
【译文】
英明的君主设置官职爵禄,为的是进用贤才、奖掖有功之臣。所以说,有贤才的人,给他优厚的俸禄、很高的官职;功劳卓著的人,获得尊贵的爵位和重赏。委任官职要考察他的才能,给予俸禄要适合他的功绩。所以有贤才的人不夸大他的才能来侍奉君主,有功的人乐于进一步建功立业,所以事情能办成功业也能建立。现在却不是这样,不考查他是不是有才能,不评定他是不是有功劳,任用被诸侯看重的,听从左右亲信的陈说,父兄大臣向君主请求爵禄,然后又卖官来收敛财利、建立私党。所以财产多的人就通过买官来获得地位,结交君主左右亲信的人通过保荐而被看重。有功劳的人不被考论,官职的升迁失于错谬。因此官吏懈怠于政事却积极与外国结交,违背其职守而贪取财物。所以贤良的人懈怠下来不再努力,有功之人怠惰而很少建功立业,这是导致国家灭亡的风气。
 
【评析】
八奸,即对君主权威构成威胁的政治手段与阴谋。作者在着重论述篡夺君权的八种手段之后,又针对每一种手段提出了具体的防范措施。在文章的最后,进一步申述了量能授官、称功赋禄的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