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韩非子 扬权第八
【原文】
天有大命,人有大命。夫香美脆味,厚酒肥肉,甘口而病形① ;曼理皓齿② ,说情而捐精③ 。故去甚去泰④ ,身乃无害。权不欲见,素无为也。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虚而待之,彼自以之。四海既藏⑤ ,道阴见阳⑥ 。左右既立,开门而当。勿变勿易,与二俱行,行之不已,是谓履理⑦ 也。夫物者有所宜⑧ ,材者有所施,各处其宜,故上下无为。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上乃无事。上有所长,事乃不方⑨ 。矜而好能⑩ ,下之所欺。辩惠好生,下因其材。上下易用,国故不治。
 
【注释】
①病形:病,侵害,伤害。形,指身体。伤害身体。
②曼理皓齿:曼理,细腻的肌肤。皓齿,洁白的牙齿。这里都指美女。
③捐精:损耗精气。
④去甚去泰:甚、泰,均指过度。
⑤四海既藏:藏,物归其所。四方官员各归其位。
⑥道阴见阳:道,从,由。指君主用虚静之法来观察群臣的行动。
⑦履理:履,践行,实行。理,法律,法纪。践行法纪。
⑧宜:适当的位置。
⑨不方:不得其方,不符合常道。
⑩矜而好能:矜,自夸,骄傲。骄傲自夸,喜欢表现自己的才能。
惠:通“慧”。
 
【译文】
自然有自然规律,人生也有基本的规律。喷香的美食,松脆的味道,醇厚的酒,鲜肥的肉,吃起来觉得甘美却伤害身体;肌肤细腻、牙齿洁白的美女,让人情欲欢悦却损耗精气。所以避免纵欲过度,身体才不会被损害。谋略不想被人察知,在于平素无所作为。所有的事务由四方臣民办理,决断的权柄则由君主执掌。圣人掌握权柄,四方臣民尽心效力。君主用虚静的态度对待他们,他们就会各尽其能。四方官员各归其位,君主就用虚静的方法来观察群臣的行动。左右大臣已经建立事功,君主敞开大门接纳其事功。不要变易或更改,遵从自然和人生的规律,并奉行不已,这就叫做践行法纪。大凡物体都有其适当的位置,人才都有施展才能的途径,各自处在合适的位置上,所以君臣上下能够清静无为。就像让公鸡报晓,让狸猫捕鼠,官吏都能施展他们的才能,君主就不用劳神苦心。君主有特长,事情就不合常道。君主骄傲自夸,喜欢表现自己的才能,就容易被臣下欺骗。口才敏捷,争强好胜,大臣就会利用他的才能。君臣上下的作用改变,国家就很难治理了。
 
【原文】
用一① 之道,以名为首。名正物定,名倚② 物徙。故圣人执一以静,使名自命,令事自定。不见其采③ ,下故④ 素正。因而任之,使自事之。因而予之,彼将自举⑤ 之。正与⑥ 处之,使皆自定之。上以名举之,不知其名,复修其形。形名参同⑦ ,用其所生。二者⑧ 诚信,下乃贡情。谨修所事,待命于天。毋失其要,乃为圣人。圣人之道,去智与巧,智巧不去,难以为常。民人用之,其身多殃,主上用之,其国危亡。因天之道,反⑨ 形之理,督参⑩ 鞠之,终则有始。虚以静后,未尝用己。凡上之患,必同其端。信而勿同,万民一从。
 
【注释】
①一:一,就是道,法家所说的道,多指君主治理国家的道术。
②倚:不正,偏侧。
③采:神色,容态。
④故:一定。
⑤举:成就,成功。
⑥与:以。
⑦参同:验证异同。
⑧二者:指参同形名所生的恩赏与刑罚。
⑨反:犹“本”,根据,依据。
⑩督参:督察参验。
端:端首,这里应指权力之首,即赏罚的权柄。
 
【译文】
君主运用法术治理国家时,首先要考虑的是名分。名分恰当正确,事物才能确立。名分不恰当,事物的性质就发生改变。所以圣人用虚静的方法来掌握道,让名分自己确立,让事物自然发展。不显露他的神情态度,群臣一定会显出本性、归于方正。根据臣下的才性来任命官职,让他自行处理事务。根据臣下的言论给予其任务,他就会自己努力来成就它。正确地处置大臣的职守,让他们自己确定自己的位置。君主根据名分来治理,不了解名分,反过来考察事实。参验事实与名分的同异,然后施行赏罚。恩赏与刑罚确信实行,臣下就会献出真情。谨慎地做好君主需做的事,顺应自然的规律。不要丧失决断的权柄,才能成为圣人。圣人治理国家的方法,是去除智慧与巧诈。智慧与巧诈不去除,就很难建立常道。民众使用智能和巧诈,就会祸及其身,君主使用智能和巧诈,他的国家就会危亡。顺应自然的规律,根据事物的本性,督察它、参验它、穷究它,反复不止。虚静地在后面,未尝表现自己的主观意见。所有君主的灾祸,都源于君臣共同执掌赏罚大权。相信臣下而不与其共掌大权,民众才会全部服从于君主。
 
【原文】
夫道者、弘大而无形,德者、核理而普至① 。至于群生,斟酌用之,万物皆盛② ,而不与其宁③ 。道者、下周于事,因稽④ 而命,与时生死。参名异事,通一同情⑤ 。故曰道不同于万物⑥ ,德⑦ 不同于阴阳,衡不同于轻重⑧ ,绳不同于出入⑨ ,和⑩ 不同于燥湿,君不同于群臣。凡此六者,道之出也。道无双,故曰一。是故明君贵独道之容。君臣不同道,下以名祷,君操其名,臣效其形,形名参同,上下和调也。
 
【注释】
①核理而普至:核理,切合事理。切合事理并广施于天下。
②盛:通“成”,成就。
③宁:息,停息。
④稽:相合。命,生命,这里引申为存在规律。
⑤通一同情:一,指道。用道来贯通,情理是相同的。
⑥道不同于万物:同,等同。道存在于万物之中,但不能等同于万物。
⑦德:当指威德。
⑧衡不同于轻重:衡,秤。秤是用来衡量轻重的工具,但不能等同于轻重。
⑨绳不同于出入:出入,指弯曲,不平直。绳墨能纠正出入,但不等同于出入。
⑩和:温和。
独道之容:容,法则,规范。道独一无二的法则。
名:这里指言论。
 
【译文】
道是广大无形的,德是切合事理并广施于天下的。德施及一切生物,适当取用并表现出来,万物都能成就,但德不会随着已有的成就而安息。所谓道,周遍地存在于万事万物中,而万事万物又遵循、符合各自的存在规律,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消亡。用名分来参验,事物各不相同,用道来贯通,情理则是相同的。所以说道存在于万物之中,但不等同于万物,威德成就生杀予夺的阴阳之功,但不等同于阴阳,秤是用来衡量轻重的,但不等同于轻重,绳墨能纠正出入,但不等同于出入,温和是调节干燥与潮湿的结果,但不等同于燥湿,君主是控制群臣的,但不等同于群臣。以上所说的这六条,都是道所产生出来的。道是独一无二的,所以被称为“一”。所以明君珍视道独一无二的法则。君臣遵循不同的原则,臣下以言论陈说事理来求取福禄,君主掌握着他的言论,臣下贡献事功,言论与事功参验相符,君臣上下就和谐融洽了。
 
【原文】
凡听之道,以其所出① ,反以为之入。故审名以定位,明分以辩类② 。听言之道,溶若③ 甚醉。唇乎齿乎,吾不为始乎,齿乎唇乎,愈惛④ 悟乎。彼自离⑤ 之,吾因以知之。是非辐凑,上不与构⑥ 。虚静无为,道之情也;参伍⑦ 比物,事之形也。参之以比物⑧ ,伍⑨ 之以合虚。根干不革⑩ ,则动泄不失矣。动之溶之,无为而改之。喜之则多事,恶之则生怨。故去喜去恶,虚心以为道舍。上不与共之,民乃宠之。上不与义之,使独为之。上固闭内扃,从室视庭,参升已陈,咫尺已具,皆之其处。以赏者赏,以刑者刑。因其所为,各以自成。善恶必及,孰敢不信!规矩既设,三隅乃列。
 
【注释】
①出:指言论。入,指事功。
②分:职分。辩类:辩,同“辨”,分清事理。
③溶若:溶若,形容悠闲从容的样子。
④惛(hūn):迷迷糊糊。
⑤自离:离,分析。自己分析。
⑥上不与构:构,图谋,讨论。君主不参与讨论。
⑦参伍:交互错杂。
⑧参之以比物:参,验。比,合。参验事物看其是否和谐融洽。
⑨伍:错综比较。
⑩根干不革:根干,最基本的法则,这里指参伍之法。参伍之法不被更改。
动泄:泄,息,止。动泄,动静,即行动。
溶:通“搈”,动,摇动。
虚心以为道舍:虚静其心,道就会居于其中,故称之为“道舍”。
宠:尊崇。
固闭内扃(jiōnɡ):内扃,指从内关闭门户的门闩。比喻君主摒除欲念,虚静无为。
参升已陈,咫尺已具:参、升、咫、尺均为度量单位,参、升用以量轻重,咫、尺用以度长短。
列:排列有序。
 
【译文】
君主听取言论的办法,是要根据他们所说的,反过来求取他们所成的事功。所以审查他们的言论来确定他们的官位,明确各自的职分以分清事理。听取言论的方法是,要从容闲散得像喝醉酒一样。嘴唇啊,牙齿啊,我不想先说话,牙齿啊,嘴唇啊,更加迷糊了。让他自己分析他的言论,我用这种办法来了解他的心意。各种不同的意见像车辐一样聚向车毂,君主不参加讨论。虚静无为是道的本质,协调交互错杂的众物,使之和谐融洽,是事功的表现形态。参验事物看其是否和谐融洽,错综比较以了解其是否符合虚静之心。参伍之法这一基本法则不被更改,所有的行动都不会有失误。君主让臣民行动,自己无所作为就能让他们发生改变。君主若表现出喜爱之情就会多生事端,君主若表现出憎恶之情就会招致怨恨。所以摒除喜好与憎恶,虚静其心以做道舍。君主不与大臣共掌政事,民众才会尊崇他。君主不和大臣讨论,让他们独立地做事。君主摒除欲念,以虚静无为之心观察臣民,就像从房间里观察庭院,各种衡量的工具已经具陈,只需把它们用至需要的地方。根据法律该赏的就赏,该处罚的就处罚。赏罚的根据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各人自己所造成的。赏善罚恶必有所及,谁还敢不信守承诺!规矩已经设置,其他的事情也就有条不紊了。
 
【原文】
主上不神① ,下将有因。其事不当,下考其常。若天若地,是谓累解②。若地若天,孰疏孰亲?能象天地,是谓圣人。欲治其内,置而勿亲;欲治其外,官置一人;不使自恣,安得移并③ ?大臣之门,唯恐多人。凡治之极,下不能得。周合刑名,民乃守职。去此更求,是谓大惑。猾民④ 愈众,奸邪满侧。故曰:毋富人而贷焉,毋贵人而逼焉,毋专信一人而失其都国焉。腓大于股⑤ ,难以趣走⑥ 。主失其神,虎随其后。主上不知,虎将为狗。主不蚤⑦ 止,狗益无已。虎成其群,以弑其母。为主而无臣⑧ ,奚国之有?主施其法,大虎将怯;主施其刑,大虎自宁。法刑苟信,虎化为人,复反其真。
 
【注释】
①神:像神一样神秘。
②累解:累,忧患。忧患解除。
③移并:转移多种职权并集于一人之身。
④猾民:刁滑狡诈的人。
⑤腓大于股:腓,小腿肚。股,大腿。小腿肚比大腿还粗壮。
⑥趣(qū)走:趣,通“趋”,疾行。快速奔跑。
⑦蚤:通“早”,早日。
⑧为主而无臣:大臣都成了老虎,所以说“无臣”。
 
【译文】
君主不能像神一样神秘莫测,臣下就会猜度其心意并加以利用。君主所做的事情出现失误,臣下就要按常道来考虑。如果君主的心意如天高地厚不可测量,那么各种忧患便可解除。像天地一样无私覆、无私载,还用得着思考谁疏远谁亲近呢?能像天地一样,就可称为圣人了。想整治内宫事务,设置官员但不要过分亲信。想治理外朝,各种官职都设置一人专掌,不允许他们恣意妄为,又怎么会发生多种职权并集于一人的事情呢?大臣的私门,最让人担心的是门客众多。大凡政治治理到最好的程度,臣下就不能聚众结党。刑名相符,民众就会按各自的本分做事。舍弃这种治术而更求他法,这就是最大的糊涂。刁滑狡诈的民众越多,君主身边就全是奸邪的大臣。所以说:不要让大臣富有得能施惠于人,不要让大臣尊贵到可能威胁到君主,不要专门听信一个大臣以致丧失国家。小腿肚比大腿还粗壮,就很难快速行走。君主失去了他的神秘性,大臣就会像老虎一样跟在后面。君主如果不能及时察知,老虎就会伪装成狗。君主如果不早加制止,伪装成狗的虎就会不断地增加。老虎结成朋党,就会弑杀君主。作为君主却没有臣子,怎么还能保有国家呢?君主施行法制,老虎就会害怕;君主施行刑罚,老虎自然安宁。法令刑罚如果能够有效执行,老虎就会化变成人,恢复他的本来面目。
 
【原文】
欲为其国,必伐其聚,不伐其聚,彼将聚众。欲为其地,必适其赐,不适其赐,乱人求益。彼求我予,假仇人斧,假之不可,彼将用之以伐我。黄帝有言曰:“上下一日百战。”下匿其私,用试其上;上操度量,以割其下。故度量之立,主之宝也;党与之具,臣之宝也。臣之所不弑其君者,党与不具也。故上失扶寸① ,下得寻常② 。有国之君,不大其都。有道之臣,不贵其家。有道之君,不贵其臣。贵之富之,备将代之。备危恐殆,急置太子,祸乃无从起。内索③ 出圉,必身自执其度量。厚者亏之,薄者靡④ 之。亏靡有量,毋使民比周,同欺其上。亏之若月,靡之若热⑤ 。简令谨诛,必尽其罚。毋弛而弓⑥ ,一栖两雄。一栖两雄⑦ ,其斗颜颜⑧ 。豺狼在牢,其羊不繁。一家二贵,事乃无功。夫妻持政,子无适从。为人君者,数披其木,毋使木枝扶疏⑨ ;木枝扶疏,将塞公闾,私门将实,公庭将虚,主将壅围。数披其木,无使木枝外拒⑩ ;木枝外拒,将逼主处。数披其木,毋使枝大本小,枝大本小,将不胜春风,不胜春风,枝将害心。公子既众,宗室忧吟。止之之道,数披其木,毋使枝茂。木数披,党与乃离。掘其根本,木乃不神。填其汹渊,毋使水清。探其怀,夺之威。主上用之,若电若雷。
 
【注释】
①扶寸:扶,古代的长度单位,并四指的宽度为一扶。这里形容非常小。
②寻常:寻、常,皆古代长度单位。八尺为寻;一丈六尺为常。
③索:求。
④靡:消灭。
⑤热:烧。
⑥弛而弓:弛,松懈。松懈弓弦。比喻君主松懈其刑罚。
⑦一栖两雄:一个地方有两个称雄者。比喻一国二主。
⑧颜颜:同“狺”,狗叫的样子。比喻争斗不已。
⑨扶疏:枝叶茂盛的样子。这里比喻大臣权大势强。
⑩木枝外拒:树枝向外伸展,比喻大臣扩张势力。
公子:指君主的庶子。
宗室:指太子。
填其汹渊,毋使水清:这里以“汹渊”比喻大臣权势之盛,以“水清”比喻权臣篡权夺位之势已成。
 
【译文】
想要治理好国家,一定要剪除大臣的党羽,不剪除其党羽,他们就会聚众作乱。想要治理好国土,一定要适当地赏赐,如果把土地赏赐给不适当的人,乱臣就会请求增加赏赐。他一请求君主就赏给他,就像交给仇人利斧,利斧是不能交给仇人的,因为他会用利斧来对付我。黄帝曾经这样说:“君臣上下一天就会斗争一百次。”臣下藏匿他的私心,来试探君主的心意;君主掌握着法度,用以制裁臣下的行动。所以法度的确立,是君主的法宝;相互结为朋党,是臣子的法宝。臣子不敢弑杀君主的原因,在于没有朋党。所以君主赏赐有扶寸之差,臣下就能得到十倍、百倍的好处。一个国家的君主,不会让大臣的封邑扩大。有道的大臣不让他的家臣地位尊贵,有道的国君不让他的大臣地位尊贵。地位尊贵,财产丰裕,条件具备就会取代国君。防备灾难,担心危险,赶紧设立太子,灾祸就无从兴起了。君主要求索朝廷内的奸邪之人,禁止朝廷外的奸邪之事,一定要亲自执掌法度。位尊势重的要减损,位势稍弱的则要消灭,减损和消灭都经过度量,不让民众相互勾结,共同欺骗君主。减损位尊势重者的权势要像月圆月缺一样渐移而使人不知,消灭位势稍弱者的权势要像火烧一样使之立刻化为灰烬。要简化法令,谨慎地诛罚,同时一定要贯彻执行处罚。不要松懈你的弓弦,不要让一个地方有两个称雄者。一个地方有两个称雄者,他们就会像狗一样争斗不止。豺狼待在羊圈里,羊群就无法生息繁衍。一个家庭有两个人地位显贵,事情就不能成功。夫妻二人同时主事,儿子就会无所适从。做君主的,要经常像砍削树枝一样限制大臣的权势,不要让大臣的权势像繁盛的树枝一样广布四方。大臣的权势广布四方,就会堵塞君主的宫门,大臣的私门门客众多,而君主的公廷罕有人至,君主就会被壅蔽。经常像砍削树枝一样限制大臣的权势,不要让大臣的权势像树枝向外伸展一样扩展。大臣的权势扩展,就会威胁到君主的地位。经常像砍削树枝一样限制大臣的权势,不要让大臣的权势像枝大根小的树一样压过君主。枝大根小,等到春风一吹,树根就会承受不住枝叶的重量,权势之臣就会乘机危害君主。君主庶子的党羽众多,太子就会忧心叹息。制止他的办法,就是经常砍削其树枝,不要让他的权势太盛。庶子的权势被削夺,党羽自然就会离散。挖掉树根,树木就会失去其神气。填塞汹涌的渊水,不要让水变清,深入其怀中夺取其权势。君主行施刑罚,就像雷电一样令人畏惧。
 
【评析】
扬权,就是高扬君权。本文着重讨论了君权至上的道理,进一步阐述了君主“执一以静”、“形名参同”、“自执度量”的御臣之术。在该文中,韩非依据老子“道不同于万物”的思想提出了“君不同于群臣”的观念,指出君臣之间有着天然的等级差别,“明君贵独道之容”,强调君主建立独一无二的绝对权威是治国治民的政治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