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非攻中
【原文】
子墨子言曰:古者① 王公大人为政于国家者,情欲誉之审② ,赏罚之当,刑政之不过失。是故子墨子曰:古者有语:谋而不得,则以往知来,以见③ 知隐。谋若此可得而知矣。今师徒④ 唯毋兴起,冬行恐⑤ 寒,夏行恐暑,此不以冬夏为者也。春则废⑥ 民耕稼树艺,秋则废民获敛。今唯毋废一时,则百姓饥寒冻馁而死者,不可胜数。今尝计军上⑦ :竹箭、羽旄、幄幕、甲盾、拨劫,往而靡弊⑧ 腑冷不反者,不可胜数。又与矛、戟、戈、剑、乘车,其列住⑨ 啐折靡弊而不反者,不可胜数。与其牛马,肥而往,瘠而反,往死亡而不反者,不可胜数。与其涂道之修远⑩ ,粮食辍绝而不继,百姓死者,不可胜数也。与其居处之不安,食饭之不时,饥饱之不节,百姓之道疾病而死者,不可胜数。丧师多不可胜数,丧师尽不可胜计,则是鬼神之丧其主后,亦不可胜数。
 
【注释】
①古者:当为“今者”。
②审:谨慎,慎重。
③见:通“现”。
④师徒:军队。
⑤恐:恐怕,害怕。
⑥废:荒废,延误。
⑦尝:尝试,试着。
⑧靡弊:损坏。
⑨住:当为“往”。
⑩修远:长远,遥远。
辍绝:中断。
节:调节。
 
【译文】
墨子说:“现在的王公大人治理国家,确实想责备和赞扬谨慎,奖赏和惩罚得当,刑法政务没有过失。”所以墨子说:“古代有句话:‘谋划不成功,就用过去的事情推知未来,以明显的事情推知隐蔽的事情。’如此谋划就可以达到预想结果了。”现在军队出征,冬天害怕寒冷,夏天害怕炎热,这是说军队不可以在冬天夏天出征。春天就荒废了百姓的耕作种植,秋天就荒废了百姓的收获。现在荒废了一个季节,那么百姓因为饥寒冻死饿死的人将不可计算。现在尝试计算一下军队的状况:竹箭、羽旄、帐幕、战甲、大小盾牌、马铃,因为出征而损坏腐烂而不能返回的不可计算。又如矛、戟、戈、剑、战车,因为出征折断损坏而不能返回的不可计算。又如牛马肥壮而去,瘦弱而返,因为死亡而不能返回的不可计算。又如因为道路遥远,粮食运送断绝而不能相继,百姓死亡的又不可计算。加上生活不安定,吃饭不按时,饥饱不调节,百姓在路上因为生病而死亡的不可计算。死亡的士兵不可计算,丧失的军队不可计算,那么鬼神丧失后代祭祀的也不可计算。
 
【原文】
国家发政,夺民① 之用,废民之利,若此甚众。然而何为为之?曰:“我贪② 伐胜之名及得之利,故为之。”子墨子言曰:计其所自胜,无所可用也;计其所得,反不如所丧者之多。今攻三里之城、七里之郭,攻此不用锐③ ,且无杀,而徒④ 得此然也?杀人多必数于万,寡必数于千,然后三里之城、七里之郭且可得也。今万乘之国,虚数于千,不胜而入⑤ ;广衍数于万,不胜而辟⑥ 。然则土地者,所有余也;王民者,所不足也。今尽王民⑦ 之死,严⑧ 下上之患,以争虚城,则是弃所不足,而重所有余也。为政若此,非国之务者也!
 
【注释】
①夺民:掠夺百姓。
②贪:贪图。
③锐:兵器。
④徒:徒然,白白。
⑤入:纳入,进入。
⑥辟:开辟,拥有。
⑦王民:当为“士民”。
⑧严:加重。
 
【译文】
国家发布政令,掠夺百姓的物品,荒废百姓的利益,像这样的事情很多。然而为什么要做呢?说:“我贪图征伐取得胜利的名声和所得到的利益,所以要去做。”墨子说:计算他所自以为的胜利,毫无可用之处;计算他所得到的,反而不如丧失的多。现在攻打三里方圆的城、七里方圆的郭,攻打它们不用武器,并且不进行拼杀,而能够白白得到吗?杀人多的必然达到万数,少的必达到千数,然后三里方圆的城、七里方圆的郭才可以得到。现在万辆兵车的大国,千数多的城邑,不可能完全纳入,万数广大的土地,不可能完全开辟。然而土地是有余的,士兵百姓却不足。现在使全部士兵百姓去拼力死战,加重了上下的祸患,以争夺城邑,却是抛弃所不足的,而加重有余的。如此为政,不是治国的事务!
 
【原文】
饰① 攻战者言曰:“南则荆、吴之王,北则齐、晋之君,始封于天下之时,其土城之方② ,未至有数百里也;人徒③ 之众,未至有数十万人也。以攻战之故,土地之博,至有数千里也;人徒之众,至有数百万人。故当攻战而不可为也。”子墨子言曰:虽四五国则得利焉,犹谓之非行道也。譬若④ 医之药人之有病者然,今有医于此,和合⑤ 其祝药之于天下之有病者而药之。万人食此,若医四五人得利焉,犹谓之非行药也。故孝子不以食⑥ 其亲,忠臣不以食其君。古者封国于天下,尚⑦ 者以耳之所闻,近者以目之所见,以攻战亡者,不可胜数。何以知其然也?东方有莒之国者,其为国甚小,间于大国之间,不敬事⑧ 于大,大国亦弗之从而爱利,是以东者越人夹削其壤地,西者齐人兼⑨ 而有之。计莒之所以亡于齐、越之间者,以是攻战也。虽南者陈、蔡,其所以亡于吴、越之间者,亦以攻战。虽北者且、不著何⑩ ,其所以亡于燕代、胡貊之间者,亦以攻战也。是故子墨子言曰:古者王公大人,情欲得而恶失,欲安而恶危,故当攻战,而不可不非。
 
【注释】
①饰:粉饰。
②方:通“旁”,广。
③人徒:百姓。
④譬若:譬如。
⑤和合:拌合,制造。
⑥食:喂食。
⑦尚:远。
⑧事:侍奉。
⑨兼:兼并,合并。
⑩且、不著何:均为国名。
 
【译文】
粉饰攻战的人说:“南方的楚国、吴国之王,北方的齐国、晋国之君主,刚被封于天下时,他们的国土的大小没有几百里,百姓没有几十万。因为他们不断攻战的原因,土地大到有几千里,百姓之众达到几百万人。所以对于攻战是不能反对的。”墨子说:即使四五个国家在攻战中得利,仍然说这不是行使正道。譬如医生给有病的人看病,现在有个医生在这里,配成药剂,对于天下有病的人进行治疗。上万人吃这种药,如果只是医治四五个人得到效果,仍然说这不是好药。所以孝子不用这种药给双亲吃,忠臣不用这种药给君主吃。古代在天下封国,遥远的用耳朵去听,近的用眼睛来看,因为攻战而亡国的不可胜数。怎么知道是这样呢?东方有个莒国,它面积很小,夹在大国中间,不恭敬地侍奉大国,大国也不爱它利它,因此东边的越国削夺它的土地,西边的齐国兼并而占有了它。分析莒国之所以灭亡于齐国、越国的原因,在于攻战。即使南方的陈国、蔡国,它们所以灭亡于吴国、越国之间的原因,也在于攻战。即使北方的且国、不著何国,它们所以灭亡于燕国、代国、胡国、貊国之间的原因,也在于攻战。所以墨子说:现在的王公士人,确实想要得到而厌恶失去,想要安定而厌恶危险,所以对于攻战的现象,不可不责备。
 
【原文】
是故子墨子言曰:“古者有语曰: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镜于水,见面之容;镜于人,则知吉与凶。”今以攻战为利,则盖尝鉴① 之于智伯之事乎?此其为不吉而凶,既② 可得而知矣。
 
【注释】
①鉴:借鉴。
②既:已经。
 
【译文】
所以墨子说:“古代有句话:君子不以水为镜,而是以人为镜。以水为镜,可以看到面容;以人为镜,可以知道吉凶。”现在认为攻战有利,何不试着以智伯因攻战而灭亡的事为鉴呢?这样做不吉利的事而陷入凶险,已经可以知道了。
 
【评析】
本篇详细阐述了国家发动战争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延误农时必然使无数人因饥寒冻馁而死,行军打仗必然使武器、战车、牛马和将士损失惨重,所造成的损失不可胜数。即使有极少数国家由于攻战侥幸获得利益,但并不适合于天下所有国家,不能把攻战作为天下的良方。墨子认为君子要以人为镜,以史为鉴,对于攻战这种行为不可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