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非攻上
【原文】
今有一人,入人园圃,窃其桃李,众闻则非① 之,上为政者得则罚之。此何也?以② 亏人自利也。至③ 攘人犬豕鸡豚者,其不义,又甚入人园圃窃桃李。是何故也?以亏人愈多,其不仁兹甚,罪益④ 厚。至入人栏厩,取人牛马者,其不仁义,又甚攘人犬豕鸡豚。此何故也?以亏人愈多。苟亏人愈多,其不仁兹甚,罪益厚。至杀不辜人也,拖⑤ 其衣裘、取戈剑者,其不义,又甚入人栏厩,取人牛马。此何故也?以其亏人愈多。苟亏人愈多,其不仁兹甚矣,罪益厚。当此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谓之不义。今至大为攻国,则弗知非,从而誉⑥ 之,谓之义。此可谓知义与不义之别⑦ 乎?
 
【注释】
①非:责备。
②以:因为。
③至:至于。
④益:更。
⑤拖:夺,抢。
⑥誉:赞扬。
⑦别:区别,分别。
 
【译文】
现在有一个人,进入别人的园圃,偷窃桃子、李子,众人听见了就责备他,在上为政的人知道了就要惩罚他。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损人利己。至于偷盗别人的狗、猪、鸡的人,他的不义,又比进入别人的园圃偷窃桃子、李子更厉害。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损害别人更多,不仁义更厉害,罪过更大。至于进入别人的牲口圈,偷盗别人的牛马的人,他的不仁义,又比偷盗别人的狗、猪、鸡更厉害。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他损害别人更多。如果损害别人越多,那么他不仁义越厉害,罪过越大。至于杀害无辜的人,抢夺他的衣服、戈剑的人,他的不义,又比进入别人的牲口圈偷盗牛马更厉害。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他损害别人更多。如果损害别人越多,他的不仁义就越厉害,罪过更大!对这些天下的君子都知道而责备它,说这不仁义。现在最大的不仁义是攻打别人的国家,却不知道责备它,从而赞扬,说这叫做仁义。这可以说知道仁义和不仁义的区别吗?
 
【原文】
杀一人,谓之不义,必有一死罪矣。若以此说往① ,杀十人,十重② 不义,必有十死罪矣;杀百人,百重不义,必有百死罪矣。当此③ 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谓之不义。今至大为不义攻国,则弗知非,从而誉之,谓之义。情④ 不知其不义也,故书其言以遗后世;若知其不义也,夫奚说书其不义以遗后世哉?今有人于此,少见黑曰黑,多见黑曰白,则以此人不知白黑之辩矣⑤ ;少尝苦曰苦,多尝苦曰甘,则必以此人为不知甘苦之辩矣。今小为非,则知而非之;大为非攻国,则不知非,从而誉之,谓之义。此可谓知义与不义之辩乎?是以知天下之君子也,辩义与不义之乱也。
 
【注释】
①往:判断,推理。
②重:倍。
③当此:对此。
④情:通“诚”,确实。
⑤以:认为。辩:辨别,分别。
 
【译文】
杀害一人,叫做不义,必定有一条死罪。如果以此推理,杀害十人,就是十倍的不义,必定有十个死罪了;杀害百人,就是百倍的不义,必定有百个死罪了。对于这些,天下的君子都知道而责备它,叫做不义。现在最大的不义是攻打别人的国家,却不知道责备它,从而赞扬它,叫做仁义。也许是确实不知道它的不义,所以将他们的言语写成书流传到后世;如果知道它不义,怎么能把不义的事写到书上而流传后世呢!现在有人在这里,少见到黑说是黑,多见到黑叫白,则认为这个人不知白和黑的分辨;少吃苦叫苦,多吃苦叫甜,那么必定认为这人不知甜和苦的分辨。现在做小坏事,则知道并且责备它;大到攻打别国,却不知道责备它,从而赞扬它,说这叫做义。这能说知道义和不义的分别吗!因此知道天下的君子,辨别义和不义的标准是混乱的。
 
【评析】
本篇以严密的论证,指出了小的不义和大的不义的区别,认为天下的君子只知道小不义,对大的不义如攻打别人的国家,都反而赞扬有加,墨子认为这是混淆了义和不义的区别,尖锐地批评了君子这种颠倒黑白是非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