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兼爱中
【原文】
子墨子言曰: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① 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以此为事者也。然则天下之利何也?天下之害何也?子墨子言曰:今若国之与国之相攻,家之与家之相篡② ,人之与人之相贼③ ,君臣不惠忠,父子不慈孝,兄弟不和调,此则天下之害也。然则崇④ 此害亦何用生哉?以不相爱生邪?子墨子言:以不相爱生。今诸侯独知爱其国,不爱人之国,是以不惮⑤ 举其国,以攻人之国。今家主独知爱其家,而不爱人之家,是以不惮举其家,以篡人之家。今人独知爱其身,不爱人之身,是以不惮举其身,以贼人之身。是故诸侯不相爱,则必野战;家主不相爱,则必相篡;人与人不相爱,则必相贼;君臣不相爱,则不惠忠;父子不相爱,则不慈孝;兄弟不相爱,则不和调。天下之人皆不相爱,强必执⑥ 弱,众必劫寡,富必侮⑦ 贫,贵必敖贱,诈必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其所以起者,以⑧ 不相爱生也。是以仁者非之。
 
【注释】
①兴:兴举,兴办。
②相篡:相互争夺。
③相贼:相互残害。
④崇:应为“察”,考察。
⑤惮:害怕,顾忌。
⑥执:控制,掌握。
⑦侮:欺侮。
⑧以:因为。
 
【译文】
墨子说:“仁人所做的事,必定兴办天下的利益,除去天下的祸害,以此做为自己的事业。”那么天下之利是什么?天下之害又是什么?墨子说:“现在国家与国家相互攻打,家族与家族相互争夺,人与人之间相互残害,国君与臣子不慈爱忠心,父亲与儿子不慈爱孝顺,兄长和弟弟不和睦相处,这是天下的祸害。”然而,考察这种祸害是如何产生的?是因为人们普遍不相爱产生的吗?墨子说:“是因为人们不相爱产生的。现在诸侯只知道爱自己的国家,不爱别人的国家,因此,不顾忌用全国的力量,攻打别的国家。现在家主只知爱自己的家族,而不爱别人的家族,因此不顾忌用全部家族的力量,以篡夺别人的家族。现在人们只知爱自己的身体,不爱别人的身体,因此不顾忌以自己全部力量,残害别人的身体。所以,诸侯不相爱,那么必然会发生战争;家主不相爱,必然互相争夺;人与人不相爱,就必然相互残害;君主和臣子不相爱,就不惠爱忠心;父亲儿子不相爱,就不会慈爱孝顺;兄弟不相爱,就不会和睦相处。天下之人都不相爱,强大的必然控制弱小的,众多的必然压迫少数的,富裕的必然欺侮贫穷的,尊贵的必然轻视贫贱的,奸诈的必然欺骗愚昧的。凡是天下的祸害争夺,积怨仇恨,它们所产生的原因,是因为不相爱而引起的,因此仁人非难这种现象。”
 
【原文】
既以非之,何以易① 之?子墨子言曰: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然则兼相爱、交相利之法将奈何哉?子墨子言:视② 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是故诸侯相爱,则不野战;家主相爱,则不相篡③ ;人与人相爱,则不相贼;君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④ 寡,富不侮贫,贵不敖⑤ 贱,诈不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者,以相爱生也,是以仁者誉之。
 
【注释】
①易:改变。
②视:看待,对待。
③篡:篡夺,争夺。
④劫:抢劫,掠夺。
⑤敖:通“傲”,轻视。
 
【译文】
既然非难它,又怎么改变它?墨子说:用普遍相爱,互相兴利的方法改变它。然而普遍相爱,互相兴利的方法是什么呢?墨子说:对待别人的国家,如同对待自己的国家;对待别人的家族,如同自己的家族;对待别人的身体,如同自己的身体。所以诸侯相爱,就不发生战争;家族相爱,就不互相争夺;人与人相爱,就不互相残害;君臣相爱,就惠爱忠心;父子相爱,就慈爱孝顺;兄弟相爱,就和谐相处。天下之人都相爱,强大的不控制弱小的,众多的不压迫少数的,富裕的不欺侮贫穷的,尊贵的不轻视卑贱的,奸诈的不欺侮愚昧的。凡是天下的祸患怨恨,可使它不产生,因为普遍相爱而这样,因此仁人赞扬它。
 
【原文】
然而今天下之士君子曰:然!乃若兼则善矣;虽然① ,天下之难物② 于故也。子墨子言曰:天下之士君子,特不识其利,辩③ 其故也。今若夫攻城野战,杀身为名,此天下百姓之所皆难也。苟君说之,则士众能为之。况于兼相爱、交相利,则与此异!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此何难之有?特上弗以为政、士不以为行故也。昔者晋文公好士之恶衣④ ,故文公之臣,皆牂羊之裘⑤ ,韦⑥ 以带剑,练帛之冠,入以见于君,出以践于朝。是其故何也?君说之,故臣为之也。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要⑦ ,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⑧ ,朝有黧黑之色。是其故何也?君说之,故臣能之也。
 
【注释】
①虽然:即使这样。
②难物:难办的事情。
③辩:同“辨”,辨别。
④恶衣:粗制服装。
⑤牂羊之裘:母羊皮做的皮衣。
⑥韦:熟牛皮。
⑦细要:细腰。要,同“腰”。
⑧期年:一年。
 
【译文】
然而现在天下的士大夫君子说:对!如果普遍相爱就好了;即使这样,天下难办的事还很多。墨子说:天下士大夫君子,只是不认识兼爱的益处,不明白不相爱的害处。现在攻城作战,杀身成名,这是天下百姓都很难做到的。如果国君喜欢,那么兵士能做到。何况普遍相爱,互相兴利,与这不同!爱别人的人,别人必然爱他;有利于别人的人,别人必然有利于他;憎恶别人的人,别人必然憎恶他;残害别人的人,别人必然残害他。普遍相爱又有什么困难的?只是君主不以此为政,士人不把他落实到行动上的缘故。从前晋文公喜欢臣子穿粗制衣服,所以晋文公的臣子,都穿着母羊皮做的皮衣,用熟牛皮做剑带,戴着熟绢做的帽子,进入宫内见国君,出来在朝廷上行走。这是什么原因呢?国君喜欢它,所以臣子就这么做。从前楚灵王喜欢细腰,所以楚灵王的臣子,每天都吃一顿饭而后节制,扶着墙然后慢慢站起。等到一年后,满朝臣子脸色黑瘦。这是什么原因呢?国君喜欢它,所以臣子就能这样做。
 
【原文】
昔越王勾践好① 士之勇,教驯② 其臣,和合之,焚舟失火,试③ 其士日:“越国之宝尽在此!”越王亲自鼓④ 其士而进之,士闻鼓音,破碎乱行,蹈火⑤ 而死者,左右百人有余,越王击金而退之。是故子墨子言曰:乃若夫少食、恶衣、杀人而为名,此天下百姓之所皆难也。若苟君说之,则众能为之;况兼相爱、交相利,与此异矣!夫爱人者,人亦从而爱之;利人者,人亦从而利之;恶人者,人亦从而恶之;害人者,人亦从而害之。此何难之有焉?特⑥ 上不以为政而士不以为行故也。
 
【注释】
①好:喜欢。
②驯:通“训”。
③试:考验。
④鼓:击鼓。
⑤蹈火:跳进火里。
⑥特:只是。
 
【译文】
从前越王勾践喜欢臣子勇猛,他教诲训练他的臣子,把他们集合起来,让人燃起大火,考验他的臣子说:“越国的宝贝全在这里!”越王亲自擂鼓,他的臣子向前进,臣子听到鼓声,乱了阵脚,跳进火里而死的人,大约有一百余人,越王鸣金而收兵。所以墨子说:如果让少吃饭、穿粗布衣服、杀人而成名,这是天下百姓都难做到的。如果国君鼓吹它,那么百姓能够做到,何况普遍相爱,互相兴利,与这不同!爱别人的人,别人也爱他;兴利于别人的人,别人也利于他;憎恶别人的人,别人也憎恶他;损害别人的人,别人也损害他。普遍相爱又有什么困难的?只是君主不以此为政,而士大夫不愿意去实施它罢了。
 
【原文】
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君子,忠实① 欲天下之富,而恶其贫;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兼相爱、交相利。此圣王之法,天下之治道也,不可不务② 为也。
 
【注释】
①忠实:内心确实。忠,通“中”,内心。
②务:努力,尽力。
 
【译文】
所以墨子说:现在天下的君子,内心确实想使天下富裕,而厌恶贫穷;想使天下治理,而厌恶动乱,就应当普遍相爱,互相兴利。这是圣王的法则,治理天下的道术,不可不努力去实施。
 
【评析】
本篇指出,仁人的事业是“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实行圣王之道,即“兼相爱”,反对“交相恶”。墨子认为,实行兼相爱是十分简单的事情,关键看国君士大夫愿不愿意去做,如何把它落实在实际行动上。譬如攻城作战,为名而死,这都是百姓很难办到的,但只要国君喜欢,百姓们都做到了,何况“兼相爱”的学说,与此根本不同!只要天下之君子,诚心想使天下富裕,天下治理,而厌恶贫穷和混乱,就应当实行“兼相爱,交相利”的治国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