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兼爱上
【原文】
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必知乱之所自① 起,焉② 能治之;不知乱之所自起,则不能治。譬之如医之攻人之疾者然:必知疾之所自起,焉能攻③ 之;不知疾之所自起,则弗能攻。治乱者何独不然?必知乱之所自起,焉能治之;不知乱之所自起,则弗能治。
 
【注释】
①自:从。
②焉:才。
③攻:医治。
 
【译文】
圣人以治理天下做为事业,必须知道混乱从何处产生,才能治理它;不知道混乱从何产生,就不能治理它。比如医生替人医治疾病,必须知道疾病从何而生,才能医治;不知道疾病从何而生,就不能医治。治理天下混乱何尝不是这样?必须知道混乱从何处产生,才能治理;不知道混乱从何处产生,则不能治理。
 
【原文】
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不可不察乱之所自起。当① 察乱何自起,起不相爱。臣子之不孝君父,所谓乱也。子自爱,不爱父,故亏② 父而自利;弟自爱,不爱兄,故亏兄而自利;臣自爱,不爱君,故亏君而自利,此所谓乱也。虽父之不慈子,兄之不慈弟,君之不慈臣,此亦天下之所谓乱也。父自爱也,不爱子,故亏子而自利;兄自爱也,不爱弟,故亏弟而自利;君自爱也,不爱臣,故亏臣而自利。是何也?皆起不相爱。
 
【注释】
①当:尝试。
②亏:损害。
 
【译文】
圣人把治理天下做为事业,不可不考察混乱从何产生。尝试着考察混乱从何而起,在于人们不相爱。臣子不孝君主,就是所谓的混乱。儿子爱自己不爱父亲,所以损害父亲而利于自己;弟弟爱自己,不爱兄长,所以损害兄长而利于自己;臣子爱自己,不爱君主,所以损害君主而利于自己,这就是所谓的混乱。即使父亲不慈爱儿子,兄长不慈爱弟弟,君主不慈爱臣子,这也是天下的混乱。父亲爱自己,不爱儿子,所以损害儿子而有利自己;兄长爱自己,不爱弟弟,所以损害弟弟而有利自己;君主爱自己,不爱臣子,所以损害臣子而有利自己。这是为什么呢?都在于不相爱。
 
【原文】
虽至天下之为盗贼者亦然:盗爱其室,不爱异室,故窃异室以利其室。贼爱其身,不爱人,故贼人① 以利其身。此何也?皆起不相爱。虽至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亦然:大夫各爱其家,不爱异家,故乱异家以利其家。诸侯各爱其国,不爱异国,故攻异国以利其国。天下之乱物,具此而已矣。察此何自起?皆起不相爱。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② 不孝者乎?视父兄与君若其身,恶施不孝?犹有不慈者乎?视弟子与臣若其身,恶施不慈?故不孝不慈亡③ 有。犹有盗贼乎?视人之室若其室,谁窃?视人身若其身,谁贼?故盗贼亡有。犹有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乎?视人家若其家,谁乱?视人国若其国,谁攻?故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亡有。若使天下兼相爱,国与国不相攻,家与家不相乱,盗贼无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若此,则天下治。
 
【注释】
①贼人:残害别人。
②犹有:还有。
③亡:通“无”。
 
【译文】
即使天下做盗贼的也是这样:盗贼爱自己的家,不爱别人的家,所以盗窃别人的家以利于自己的家。盗贼爱自己,不爱别人,所以残害别人以利于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都起于不相爱。即使大夫扰乱别的家族,诸侯攻打别国也是这样:大夫各爱自己家族,不爱别的家族,所以就扰乱别的家族以利于自己家族。诸侯各爱自己国家,不爱别国,所以攻打别国以利于自己国家。天下混乱的事就是这些。考察从何而起,都起于不相爱。如果使天下的人都相爱,爱别人如同爱自己,还有不孝的人吗?善待父亲、兄长和君主如同自己,为何会不孝呢?还有不慈爱的吗?看待弟弟、儿子与臣子如同自己,为何不慈爱呢?所以不孝不慈爱的人都没有了。还有盗贼吗?看待别人的家如同自己的家,谁会偷盗?看待别人如同自己,谁会残害别人?所以盗贼都没有了。还有大夫扰乱别的家族,诸侯相互攻打别国吗?看待别人的家族如同自己家族,谁会扰乱?看待别人国家如同自己国家,谁会攻打?所以大夫相互扰乱家族,诸侯相互攻打别国的现象都没有了。假使天下普遍相爱,国家与国家之间不互相攻打,家族与家族不相互扰乱,没有盗贼,君主臣子、父亲儿子都能孝敬慈爱,如果这样,那么天下就治理好了。
 
【原文】
故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恶得① 不禁恶而劝爱?故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故子墨子曰“不可以不劝爱人”者,此也② 。
 
【注释】
①恶得:怎能。
②此也:道理在这里。
 
【译文】
所以圣人把治理天下做为事业,怎么能不禁止人们互相憎恶而劝勉人们相爱?所以天下普遍相爱则得到治理,互相憎恶就会混乱。所以墨子说“不可以不劝勉爱人”,道理就在这里。
 
【评析】
兼爱学说是墨子的重要思想。墨子认为,天下混乱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们不兼爱,君不爱臣,父不爱子,兄不爱弟和臣不忠君,子不孝父,弟不敬兄,于是出现了家庭纷乱,国家之间互相攻打,天下大乱。只有天下人普遍相爱,才会盗贼不兴,君臣父子之礼完备,社会安定,天下太平,民众得到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