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尚贤上
【原文】
子墨子言曰:今者① 王公大人为政于国家者,皆欲国家之富,人民之众,刑政之治② 。然而不得富而得贫,不得众而得寡,不得治而得乱,则是本③ 失其所欲,得其所恶。是其故何也?子墨子言曰:是以王公大人为政于国家者,不能以尚④ 贤事能为政也。是故国有贤良之士众,则国家之治厚⑤ ;贤良之士寡,则国家之治薄⑥ 。故大人之务,将⑦ 在于众贤而已。
 
【注释】
①今者:今天,现在。
②治:治理。
③本:根本,完全。
④尚:尊崇,注重。
⑤厚:强盛。
⑥薄:弱小。
⑦将:应当。
 
【译文】
墨子说:现在王公大人治理国家,都希望国家富强,百姓众多,刑事政务整肃治理。然而,国家不富裕却贫穷,人口不增多却减少,不能得到治理却出现混乱,这就从根本上失去了他们所希望的,得到了所厌恶的。这是什么原因呢?墨子说:这是因为王公大人治理国家,不能尊重贤才,任用能人。所以,国家有许多优秀的士人,那么国家的治理就强盛;优秀的士人少,那么国家的治理就薄弱。所以王公大人的任务,就是要增加贤能之人而已。
 
【原文】
曰:然则众贤① 之术将奈何哉?子墨子言曰:譬若欲众其国之善射御② 之士者,必将富之、贵之、敬之、誉之,然后国之善射御之士,将可得而众也。况又有贤良之士,厚③ 乎德行,辩乎言谈,博乎道术者乎!此固④ 国家之珍而社稷之佐也,亦必且富之、贵之、敬之、誉之,然后国之良士,亦将可得而众也。
 
【注释】
①众贤:使贤才增多。
②射御:射箭驾车。
③厚:高尚。
④固:本来。
 
【译文】
有人说:然而增加贤才的办法是什么呢?墨子说:比如想增加国内善于射箭驾车的人,必须先使他们富贵、敬重他们、赞扬他们,然后国内的善于射箭驾车的人,将可以增加很多。况且又有贤良的士人,德行高尚,善于言谈,广知道术!这本来是国家的珍宝,社稷的辅佐,也必须使他们富裕、尊贵、被敬重、被赞誉,然后,国家的优良士人,也将变得众多。
 
【原文】
是故古者圣王之为政也,言曰:“不义不富,不义不贵,不义不亲,不义不近。”是以国之富贵人闻之,皆退而谋① 曰:“始我所恃② 者,富贵也。今上举义不辟③ 贫贱,然则我不可不为义。”亲者闻之,亦退而谋曰:“始我所恃者,亲也。今上举义不辟疏④ ,然则我不可不为义。”近者闻之,亦退而谋曰:“始我所恃者,近也。今上举义不避远,然则我不可不为义。”远者闻之,亦退而谋曰:“我始以远为无恃,今上举义不避远,然则我不可不为义。”逮至远鄙郊外之臣⑤ 、门庭庶子、国中之众、四鄙之萌人⑥ 闻之,皆竞为义。是其故何也?曰:上之所以使下者,一物也;下之所以事上者,一术⑦ 也。譬之富者,有高墙深宫,墙立既⑧ ,谨上为凿一门。有盗入,阖⑨ 其自入而求之,盗其无自出。是其故何也?则上得要也。
 
【注释】
①谋:商量。
②恃:仗恃,凭借。
③辟:通“避”,避开。
④疏:疏远,陌生。
⑤逮至:直到,等到。远鄙:偏远之地。
⑥萌人:百姓。
⑦术:方法。
⑧墙立既:墙已经建完。
⑨阖:关闭。
 
【译文】
所以,古代圣王管理国家政务,说道:“不义的人不能富裕,不义的人不能尊贵,不义的人不能亲近,不义的人不能交往。”因此,国内的富贵之人听到后,都退下来商量说:“当初我们依赖的是富贵,今天君主治理国家不避开贫贱之人,因此我不可不行仁义。”亲近的人听到后,也退下来商量说:“当初我们依赖的是关系亲密,现在君主治理国家不避开疏远的人,因此我不可不行仁义。”远处的人听到后,也退下来商量说:“当初我因为遥远而无所依仗,现在君主治理国家不避开远处,因此我不可不行仁义。”直到荒远偏僻的臣子、子侄、国中百姓、四周的百姓听到后,都竞相实行仁义之事。这是什么原因呢?答道:君上所以使用臣子是一种方法,臣下所以侍奉君上也是一种方法。比如富人,建有高墙深院,墙建完后,仅在墙上开一道门。有强盗进入,关闭了大门而寻找,强盗就没有出路。这是什么原因呢?是由于抓住了要害。
 
【原文】
故古者圣王之为政,列德① 而尚贤。虽在农与工肆② 之人,有能则举之,高予之爵,重予之禄,任之以事,断予之令。曰:爵位不高,则民弗敬;蓄禄③ 不厚,则民不信;政令不断,则民不畏。举三者授乏贤著,非为贤赐也,欲其事之成。故当是时,以德就列:以官服事,以劳殿赏④ ,量功而分禄。故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举公义,辟⑤ 私怨,此若言之谓也。
 
【注释】
①列德:为德者安排职位。
②工肆:各行各业。
③蓄禄:享有俸禄。
④殿赏:决定赏赐。
⑤辟:避开,消解。
 
【译文】
所以古代的圣王处理政务,给有仁德者职位,尊崇贤才。即便从事农业和各行各业之人,只要有才能就任用,给予较高的爵位,给予较厚的俸禄,任用他们处理事务,给于决断的旨令。说道:爵位不高,那么百姓不尊敬;俸禄不厚,那么百姓不信任,政令不能自行决断,那么百姓不敬畏。将这三者授予贤者,不单是为了赏赐他们,希望他们事业成功。所以在那时,以德行安排职位,以官职安排事务,以辛劳确定赏赐的多少,根据功劳大小分配俸禄。所以,官员没有永久富贵,百姓不会终身贫贱。有才能则被推举,无才能则离开职位。推举有公心、行仁义的人,避开个人恩怨,就是说的这些事。
 
【原文】
故古者尧举舜于服泽之阳① ,授之政,天下平。禹举益于阴方之中,授之政,九州成。汤举伊尹于庖厨② 之中,授之政,其谋得③ 。文王举闳夭、泰颠于罝罔④ 之中,授之政,西土服。故当是时,虽在于厚禄尊位之臣,莫不敬惧而施⑤ ;虽在农与工肆之人,莫不竞劝⑥ 而尚德。故士者,所以为辅相承嗣⑦ 也。故得士则谋不困⑧ ,体不劳,名立而功成,美章⑨ 而恶不生,则由得士也。是故子、墨子言曰:得意,贤士不可不举;不得意,贤士不可不举。尚⑩ 欲祖述尧舜禹汤之道,将不可以不尚贤。夫尚贤者,政之本也。
 
【注释】
①阳:山的南边或水的北边。
②庖厨:厨房。
③谋得:谋略成功。
④罝罔:狩猎工具。
⑤施:施行。
⑥劝:相互劝勉。
⑦承嗣:继承人。
⑧困:穷困,受困。
⑨章:同“彰”,彰显。
⑩尚:倘若。
 
【译文】
所以古代尧王在服泽的北边举荐了舜,将国家政务授予他,天下太平。夏禹在阴方举荐了伯益,将国家政务授予他,九州统一。商汤在厨房之中举荐了伊尹,将国家政务授给他,谋略成功。周文王在捕猎者中间选用了闳夭、泰颠,将国家政务授予他们,西方小国归服了。所以在当时,虽然身处于具有厚禄尊位的臣子,没有不敬畏地施行仁义的;即使农民和其他行业的人,也没有不竞相规劝而崇尚德行的。所以,士人都是用以担任辅佐大臣和继承人的。所以得到士人则谋略不会受困,身体不劳损,声名远扬而功业建立,美好的品行彰显而不产生邪恶,这是由于得到士人的缘故。所以墨子说:得志,贤士不可不选用;不得志,贤士不可不选用。倘若希望继承尧、舜、禹、汤的事业,将不可不尊崇贤能的人。尊崇贤者,是政治的根本。
 
【评析】
本篇主要阐述了治理国家尊崇贤能,选举贤能,任用贤能的重要性。古代圣王治理国家,采取“不义不富,不义不贵,不义不近”的原则,举贤不避亲,举贤不避远,举贤不避疏,把德行和才能作为任用官员的标准,授予他们职务和处理政务的权力,能者上,无能者下,这种原则对于今天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