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三辩
【原文】
程繁① 问于子墨子曰:“夫子曰圣王不为乐。昔诸侯倦于听治② ,息③ 于钟鼓之乐;士大夫倦于听治,息于竽瑟之乐;农夫春耕、夏耘、秋敛、冬藏,息于瓴缶④ 之乐。今夫子曰圣王不为乐,此譬之犹马驾而不税⑤ ,弓张而不弛,无乃⑥ 非有血气者之所能至邪!”
子墨子曰:“昔者尧舜有茅茨⑦ 者,且以为礼,且以为乐。汤放桀于大水,环天下自立以为王,事成功立,无大后患,因先王之乐,又自作乐,命曰《护》,又修《九招》。武王胜殷杀纣,环天下自立以为王,事成功立,无大后患,因先王之乐,又自作乐,命曰《象》。周成王因先王之乐,又自作乐,命日《驺虞》。周成王之治天下也,不若武王;武王之治天下也,不若成汤;成汤之治天下也,不若尧舜。故其乐逾繁者,其治逾寡。自此观之,乐非所以治天下也。”
 
【注释】
①程繁:当时的一位士人。
②倦:疲倦。治:政治,政务。
③息:歇息。
④瓴缶:瓦制乐器。
⑤税:同“脱”,解脱。
⑥无乃:恐怕。
⑦茅茨:茅草屋。
 
【译文】
程繁问墨子说:“你说圣王不欣赏音乐。从前诸侯从事政务疲倦时,在钟鼓的音乐中休息;士大夫处理政事时疲倦,在竽和瑟的音乐中休息;农民春天耕种,夏天锄地,秋天收获,冬天收藏,疲倦时在瓦盆的音乐中休息。现在你说圣王不欣赏音乐,这好比马驾车而不解脱缰绳歇息,张开了弓而不松弛,恐怕不是有血气的人所能做到的。”
墨子说:“从前尧舜住着茅草屋,况且讲究礼仪,并制作乐曲。商汤把夏桀放到大水,占有整个天下自立为君王,事业成就,功名建立,没有大的后患,继承先王的音乐,又亲自制作乐曲,叫做《护》,又修订《九招》。周武王战胜殷商,杀死纣王,占有整个天下自己立为君王,事业成就,功名建立,没有大的后患,继承先王的音乐,又亲自制作乐曲,叫做《象》。周成王继承先王的音乐,又亲自作乐曲,叫做《驺虞》。周成王治理天下,不如周武王;周武王治理天下,不如商汤;商汤治理天下,不如尧舜。所以音乐越繁盛,治理天下越差。从这一点来看,音乐不是用来治理天下的。”
 
【原文】
程繁曰:“子曰圣王无乐。此亦乐已,若之何其谓圣王无乐也?”
子墨子曰:“圣王之命也,多寡之。食之利也,以知饥而食之者智也,因为无智矣。今圣王有乐而少,此亦无也。”
 
【译文】
程繁说:“您说圣王没有音乐,可是以上这些也是音乐呀,怎么可以说圣王没有音乐呢?”
墨子答道:“我所说的‘圣王没有音乐’,是就有乐和无乐两种情形的多寡而言的。比如饮食,有益于人,饿了就吃饭的人是聪明的,(若人人都知道饿了就吃,也就无所谓聪明了)虽有智慧,也是没有智慧了。如今圣王有音乐的情形很少,也就相当于没有音乐了。”
 
【评析】
本篇通过程繁和墨子的辩论,阐述了圣王对待音乐的态度,即:只是适当欣赏而已,如果过于繁琐就不适宜了。墨子认为,国君就应把心思用在治理天下上,而不是追求耳目之欲。这说明在当时,音乐不仅存在于宫中和民间,而且比较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