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法仪
【原文】
子墨子曰:天下从事者,不可以无法仪① ,无法仪而其事能成者,无有也。虽至士之为将相者,皆有法。虽至百工② 从事者,亦皆有法。百工为方以矩,为圆以规,直以绳,正以县③ ,平以水。无④ 巧工、不巧工,皆以此五者为法。巧者能中⑤ 之,不巧者虽不能中,放依⑥ 以从事,犹逾己。故百工从事,皆有法所度。
 
【注释】
①法仪:法度准则。
②百工:各行各业。
③县:通“悬”,测定垂直的工具。
④无:无论。
⑤中:合乎。
⑥放依:仿照。
 
【译文】
墨子说:天下人做事,不可以没有法度准则,没有法度准则而能把事情做成的是没有的。即使做了将相的有才能的人,也都有一定的法度。即使各行各业的工匠,也都有一定的法度。工匠用矩尺来测定方形,用圆规来测定圆形,用绳墨来测定直线,用悬锤来测定是否垂直,用水平器测定平面。无论巧匠还是一般的工匠,都以这五种用具做为法度。巧匠能做到合乎法度,一般的工匠即使不能合乎法度,只要仿照着工具去做,就胜过自己了。所以,各行各业做工的人,必须有法度可依。
 
【原文】
今大者治天下,其次治大国,而无法所度,此不若百工辩① 也。然则奚以为治法而可?当② 皆法其父母,奚若?天下之为父母者众,而仁者寡。若皆法其父母,此法不仁也。法不仁,不可以为法。当皆法其学③ ,奚若?天下之为学者众,而仁者寡。若皆法其学,此法不仁也。法不仁,不可以为法。当皆法其君,奚若?天下之为君者众,而仁者寡。若皆法其君,此法不仁也。法不仁,不可以为法。故父母、学、君三者,莫可以为治法。
 
【注释】
①辩:明辨。
②当:倘若,如果。
③学:学长,老师。
 
【译文】
现在大到治理天下,其次治理大国,倘若没有法度可依据,这还不如各行各业的工匠能够明辨事理。然而用什么做法度可以呢?倘若效法父母怎么样呢?天下做父母的人太多了,但是具有仁义的人少,如果都效法父母,这种法度是不仁义的。法度缺少仁义,不可以做为法度。倘若效法老师怎么样呢?天下当老师的人太多了,但是具备仁德的人少,如果都效法老师,这种法度是不仁义的。法度缺少仁义,不可以做为法度。倘若都效法国君怎么样呢?天下做国君的人多,但是具有仁义的人少,如果都效法国君,这种法度是不仁义的。法度缺乏仁义,不可以做为法度。所以父母、老师、国君,不能做为治国的法度。
 
【原文】
然则奚以为治法而可?故曰:莫若法天① 。天之行广而无私,其施厚而不德,其明久而不衰,故圣王法之。既以天为法,动作有为,必度② 于天。天之所欲则为之,天所不欲则止。然而天何欲何恶者也?天必欲人之相爱相利,而不欲人之相恶相贼③ 也。奚以知天之欲人之相爱相利,而不欲人之相恶相贼也?以其兼而爱之、兼而利之也。奚以知天兼而爱之、兼而利之也?以其兼而有之、兼而食④ 之也。
 
【注释】
①法天:以天为准则法度。
②度:揣度。
③贼:残害。
④食:同“饲”,供养。
 
【译文】
然而用什么来做为治国的法度可以呢?所以说,不如效法上天。天的德行广大而无私,它广施厚泽而不以德自居,它带给人类光明长久不衰竭,所以圣王效法天。既然把天做为法度,那么行动作为,必须揣度天意。天所希望的就去做,天所不希望的就不去做。然而,天希望什么厌恶什么呢?天肯定希望人们相爱相利,而不希望人们相互厌恶相互残害。怎么知道天想让人们相爱相利,而不希望人们相互厌恶相互残害呢?因为天对于人类兼相爱、兼相利。怎么知道天对于人类兼相爱、兼相利呢?因为天普遍拥有人类,普遍供养给人们食物。
 
【原文】
今天下无大小国,皆天之邑① 也。人无幼长贵贱,皆天之臣也。此以② 莫不刍牛羊,豢犬猪,洁为酒醴粢盛③ ,以敬事天。此不为兼而有之、兼而食之邪?天苟兼而有食之,夫奚说以不欲人之相爱相利也?故曰:爱人利人者,天必福④ 之;恶人贼人者,天必祸之。曰:杀不辜者,得不祥焉。夫奚说人为其相杀而天与祸乎?是以知天欲人相爱相利,而不欲人相恶相贼也。
 
【注释】
①邑:属国。
②此以:因此。
③盛:祭礼的器皿。
④福:福佑,降福。
 
【译文】
现在天下无论大国小国,都是天的属国。人无论年幼年长,富贵贫贱,都是天的臣民。因此,人们没有不喂养牛、羊、犬、猪,准备洁净的酒食器皿,用来恭敬地侍奉上天。这不是说明了人们为天兼有而天又供养了人吗?天如果兼有人并供养了人,怎么能说天不希望人们相爱相利呢?所以说,爱人利人的人,天必然福佑他,厌恶人害人的人,天必然降祸于他。杀害无辜的人,必然会带来不祥。为什么说人们互相残杀天就要降祸呢?因为天希望人们相爱相利,而不希望人们相厌恶相残害。
 
【原文】
昔之圣王禹汤文武,兼爱天下之百姓,率① 以尊天事鬼。其利人多,故天福之,使立为天子,天下诸侯,皆宾② 事之。暴王桀纣幽厉,兼恶天下之百姓,率以诟③ 天侮鬼。其贼人多,故天祸之,使遂④ 失其国家,身死为谬于天下,后世子孙毁之,至今不息。故为不善以得祸者,桀纣幽厉是也。爱人利人以得福者,禹汤文武是也。爱人利人以得福者,有矣!恶人贼人以得祸者,亦有矣!
 
【注释】
①率:率领。
②宾:恭敬。
③诟:咒骂。
④遂:通“坠”,失去。
 
【译文】
从前圣王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兼爱天下的百姓,率领他们尊崇上天,侍奉鬼神。他们带给人们许多利益,所以天赐福给他们,将他们立为天子,天下的诸侯都恭敬地侍奉他们。暴王夏桀、商纣、周幽王、周厉王,厌恶天下百姓,率领他们咒骂上天,侮辱鬼神,他们残害了许多百姓,所以上天降祸于他们,使他们失去了国家,被天下人所杀死,后代的子孙们咒骂他们,至今不绝。所以做坏事而得到灾祸的,夏桀、商纣王、周幽王、周厉王是这类人。爱人利人而得到上天赐福的,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是这类人。爱人利人而得到赐福的人是有的,厌恶人残害人而得到灾祸的人,也是有的。
 
【评析】
本篇阐述了治理天下必须有法可依,以天为法。指出以父母、老师、国君为法都是靠不住的,与仁爱道义背道而驰。文中列举了敬天事天爱人利人的古代贤君和诟天咒天厌恶人民的古代暴君,用他们不同的命运结局,雄辩地论证了天子和国君必须爱人利人,并以此做为治理国家的法度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