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学 > 荀子·墨子·韩非子
第0节 墨子 亲士
【原文】
入国① 而不存其士,则亡国矣。见贤而不急,则缓② 其君矣。非贤无急,非士无与虑国。缓贤忘士,而能以其国存者,未曾有也。
昔者文公出走而正天下③ ;桓公④ 去国而霸诸侯;越王勾践遇吴王之丑而尚摄中国之贤君⑤ 。三子之能达名成功于天下也,皆于其国抑⑥ 而大丑也。太上⑦ 无败,其次败而有以成,此之谓用民。
 
【注释】
①入国:治理国家。
②缓:怠慢,耽误。
③文公:晋文公,名重耳。春秋时晋国的国君。出走:逃亡。
④桓公:齐桓公,名小白。春秋时齐国国君。
⑤遇:遭遇,遭受。吴王:名夫差。春秋时吴国国君。摄:震慑。
⑥抑:容忍,忍耐。
⑦太上:最好的。
 
【译文】
治理国家,如果不体恤爱护有才能的人,那么国家就会灭亡。看到贤能的人不立即亲近,那么这是对国君的怠慢。没有贤才就不能应付急难,没有士人就无法考虑国家大事。怠慢贤才,忘记士人,而能够使国家长治久安的,从来不会有这样的事。
从前晋文公重耳逃亡国外,而后匡正天下;齐桓公离开国家,而后称霸于诸侯;越王勾践遭遇吴王夫差灭国的耻辱,而后成为震慑中原诸侯国的贤君。三人之所以能够扬名天下,取得成功,都是由于对治理国家能够忍耐奇耻大辱。最好的是不要失败,其次失败了而能够成功,这叫做善于用人。
 
【原文】
吾闻之曰:“非无安居也,我无安心也;非无足① 财也,我无足心也。”是故君子自难而易彼,众人自易而难彼。君子进不败② 其志,内③ 究其情;虽杂庸民,终无怨心,彼有自信者也。是故为其所难者,必得其所欲焉;未闻为其所欲,而免其所恶者也。是故逼臣④ 伤君,谄下伤上。君必有弗弗之臣⑤ ,上必有谘谘之下⑥ ,分议者延延⑦ ,而支苟⑧者詻詻,焉可以长生保国。
 
【注释】
①足:充足,满足。
②败:衰败,丧失。
③内:退。
④逼臣:宠爱的臣子。
⑤弗弗之臣:直言进谏的臣子。
⑥谘谘(zī zī)之下:敢于争辩的臣子。
⑦分议:争议,议论。延延:不停止。
⑧支苟:意见分歧。
 
【译文】
我听说:“不是没有安定的住所,而是自己没有安定的心;不是没有满足的财物,而是自己没有满足的心。”因此,君子自己承担艰难,将容易的事让给别人;大多数人自己承担容易的事,将艰难推给别人。君子受重用时不丧失自己的志向,被贬退时深入自我反省;即使夹杂在一般人之中,最终也无怨恨之心,那是因为君子很自信。因此,去做艰难之事,一定得以实现自己的愿望;没有听说只做想要做的,而能避免所厌恶的。因此,被宠爱的臣子会伤害国君,谄媚的臣下会伤害君上。国君一定要有直言进谏的臣子,君上必须有敢于争辩的臣下,议论国事的人不停止,意见分歧的人辩论不休,才可以长久保存国家。
 
【原文】
臣下重① 其爵位而不言,近臣则喑② ,远臣则吟③ ,怨结于民心。谄谀在侧,善议④ 障塞,则国危矣。桀纣不以⑤ 其无天下之士邪?杀其身而丧天下。故曰:归⑥ 国宝,不若献贤而进士。
 
【注释】
①重:重视,看重。
②喑:沉默。
③吟:感叹,叹息。
④善议:正确的建议。
⑤以:因为。
⑥归:通“馈”,赠送。
 
【译文】
臣下看重名爵官位而不说话,近旁的臣子就沉默无语,远方的臣子就感慨叹息,人民的心中就会产生怨恨。谄谀的臣子在国君身侧,正确的建议被堵塞,那么国家就会危险了。夏桀和商纣王不是因为失去天下的贤士吗?因而遭到杀身之祸而丧失了天下。所以说:赠送国宝,不如举荐贤能,接纳士人。
 
【原文】
今有五锥,此其铦① ,铦者必先挫② 。有五刀,此其错③ ,错者必先靡。是以甘井近竭,招木④ 近伐,灵龟近灼⑤ ,神蛇近暴⑥ 。是故比干⑦ 之殪,其抗⑧ 也;孟贲⑨ 之杀,其勇也;西施之沉,其美也;吴起⑩ 之裂,其事也。故彼人者,寡不死其所长。故曰:太盛难守也。
 
【注释】
①铦(xiān):锋利。
②挫:受损,折断。
③错:磨砺。
④招木:高大的树木。
⑤灼:烧。古人用火烧龟甲,依其裂纹占卜。
⑥暴:同“曝”,曝晒。
⑦比干:商代人,因敢于进谏遭受商纣王杀害。
⑧抗:刚强,正直。
⑨孟贲:战国时卫国勇士,后被秦所杀。
④吴起:战国时军事家,因为进行变革,遭到楚国贵族的杀害。
 
【译文】
现在有五把锥子,这一把锋利,锋利必定先折断。有五把刀子,这一把是经过磨砺的,磨砺过的刀子必定先损坏。因此,甘甜的井水容易枯竭,高大的树木容易受到砍伐,灵异的龟容易受到烧灼,神奇的蛇容易受到曝晒。因此比干之所以被杀害,是由于性格刚直;孟贲之所以被杀害,是由于勇猛过人;西施之所以被沉于水,是由于美貌绝伦;吴起之所以遭受裂刑,是由于进行变革。所以,世上之人很少不死于他的特长,因此说:过于强盛是很难保持的。
 
【原文】
故虽有贤君① ,不爱无功之臣;虽有慈父,不爱无益之子。是故不胜其任而处其位,非此位之人也;不胜其爵而处其禄② 令,非此禄之主也。良弓难张,然可以及高入深③ ;良马难乘,然可以任重致远;良才难令④,然可以致君见尊。是故江河不恶⑤ 小谷之满己也,故能大。圣人者,事无辞也,物无违也,故能为天下器⑥ 。是故江河之水,非一源之水也;千镒⑦ 之裘,非一狐之白也。夫恶有同方不取,而取同己者乎?盖非兼王⑧ 之道也!是故天地不昭昭⑨ ,大水不潦潦⑩ ,大火不燎燎,王德不尧尧若乃千人之长也,其直如矢,其平如砥,不足以覆万物。是故溪陕者速涸,逝浅者速竭,墝埆者其地不育。王者淳泽,不出宫中,则不能流国矣。
 
【注释】
①贤君:贤明的君主。
②禄:俸禄。
③及高入深:射到高处和远处。
④难令:难以驱使。
⑤恶:厌恶。
⑥器:人材。
⑦镒(yì):古代重量单位。二十两或二十四两黄金为一镒。
⑧兼王:以兼爱而统一天下。
⑨昭昭:明亮。
⑩潦潦:水势盛大的样子。
燎燎:火势盛大的样子。
尧尧:德行高尚的样子。
覆:覆盖,包容。
涸:干涸。
逝:河流。
流:流传,传播。
 
【译文】
所以即便有贤明的君主,也不会爱没有功业的臣子;即便有慈爱的父亲,也不会爱没有用处的儿子。因此,不胜任某事却处在这样的位置,不是这个位置的人选;不胜任爵位却享受俸禄,不是这个禄位的主人。良好的弓难以张开,然而可以射到高处或远处;良马难以驾驭,然而可以驮负重物到达远方;优良的人才难以驱使,却可以帮助君主并使他受到尊重。因此,江河不厌恶小河流满自己,所以能称得上广大。圣人勇于承担天下重任,顺应事物的天理,所以能成为治理天下的才器。因此,江河之水并非只有一个源流;贵重的皮衣,并非撷取了一只狐狸的腋下之皮。哪里有不采纳同道之人的意见,而只采纳与自己心意相同的人的意见呢?这大概不是以兼爱之道而统一天下吧!因此天地不是长久明亮,大水不是长久盛大,大火不是长久燃烧,王德不会长久高洁。处于千人之上的长官,其为政若正直如箭矢,平直如磨刀石,便不足以包容万物。因此狭窄的溪流很快干涸,浅小的河流很快枯竭,贫瘠的土地难以长育五谷。王者有淳厚的恩泽,如不走出宫中,他的恩泽就不能传遍整个国家。
 
【评析】
本篇重点论述了国君知人善任,亲近贤才的重要性,认为亲近贤才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并指出国君应当摒弃谄媚之徒,允许臣子提出不同意见,进行广泛争辩。只有广开言路,才能接受善议,以得民心。同时,本篇还认为作为圣人,必须有广阔的胸怀,善于容物容人,顺应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去解决实际问题,以将王者之德从宫中流布民间,遍施天下。